37号

人老天自寒

不过青年也冷




画的是段鹏  脑子里是 @不想中暑 的青年贺涵



凯旋门

哭啊

喊啊

叫你妈妈带你去买玩具啊

向晚意不适

胸中如堵,明楼鱼渴水似的张着嘴呼吸,论文在电脑屏幕上黑下去,离下班还有一会儿。


十月到底不是开空调的月份,办公室里的空气凉得像地上铺着的大理石。好在是有了独立的办公室,没人,他便不必端着,双手捂着茶叶杯靠在椅背上轻轻晃悠,脑子里也跑些胡思乱想——还是退休吧,反正这个时代什么都快,早个一二十年也不稀奇。


这天冻得。


前两天他从阶梯教室出来就觉得不太对劲儿,晚上没回家,搪塞了大姐窝到教工宿舍里凑合一宿。狡兔三窟也有坏处,宿舍里止疼片备足了量,退烧药是一片也无。摆了毛巾摁在额头,明楼侧脸贴在凉丝丝的手机屏幕上,歪在床上给阿诚去电话,一通再一通都是忙音。他险些急了,又忽然想起人留学在...

一吻便偷一颗心

一吻便救一个人

给你拯救的体温

冷却前密封库存


喝干了一万个梦境

砸碎了一千个秘密

“你为什么总是在后退。”


贺涵抽过胡汉新手里的听诊器,径直放在心口。


“在我面前你不用忍耐,汉新你记住,温柔并不仅仅是你唯一的武器,在任何一段关系里,我们要懂得索取。”


“没有可是。收起你的顾虑,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崇高,而你,也绝对比你自己所认识的,更值得被爱。”


“好了——从收益的角度来看,跟你在一起,我甚至有了专属的家庭医生。而没有什么比健康更为宝贵,所以,这么个大便宜,我会放着不要吗?”

两人的鞋底在狭小楼道踩出钝声,像是夜里秒针一下下走字的声音——家在五楼,为何没有尽头。明楼走得前面些,总是先落下一步,于是前方总是亮的,哪怕身后的灯一盏盏熄灭。


也是由他最后踩亮了五层的声控灯,钨丝老旧,和电线一起裸露在外的灯泡闪烁着,残喘着发出暖黄色的光。明楼的西装和周围脱落的墙皮格格不入,黄志雄低头看看自己靴子上的泥灰——这一身旧衣服倒是和周围融为一体。他闭了闭眼,从兜里摸出钥匙拧开铁门,推开半扇却没有进屋,也没有开灯。他回过头看明楼,明楼站在两步之外,表情柔和了好些,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缘故,看起来甚至没有要告别的意思。


刚才的一切是否真实,它过于疯狂以至于不像最后...

很难

郑耀先/沈剑秋


有参考


我疯狂想看

我再也不乱画了

If heaven and hell decide that they both are satisfied

And illuminate the no's on their vacancy signs

If there's no one beside you when your soul embarks

Then I'll follow you into the dark


©3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