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号

那种在爱人怀里颤抖释放的冲动只要稍不加管束就会冒出来,且不论时间地点,伴随着强烈的痛苦和难以名状的难受。海拔的升高并不阻止什么,愈发稀薄的空气和高压只让人更接近原始,他的大脑仿佛也被吸到真空只剩下那种强烈渴望被不断提纯,度数随着颠簸一路飘高。

黄志雄觉得他可以拍一部文艺片,目前缺一台好的机器,一些大叶子盆栽。

拍一部两小时的默片,叶片将画面分割到只剩零星碎片,明楼在蓝灰色的夜里睡觉。再拍一部留给自己,时间不定,也许半小时,也许整整一晚,取决于他躺在明楼边上看他多久才能入眠。

他不想关掉漏掉明楼轻微的鼾声或翻身挤压被褥的声音,但也不准备说什么情话实话。他们的爱总是越强越没有声音,比如明楼把他从出租房的地上搂起来的时候,比如明楼进入他的时候,比如他看着明楼的时候。

烟头的火星闪烁不定,黄志雄隔着烟雾和昏暗光线放开胆子,不去管视线里的贪求——明楼在抽烟,夜晚的蓝在他眼睛里,腕表上,又水一般地从他肩上流下,消失——他呼出烟雾的时候嘴角有一点温柔的弧度,微妙到像一个错觉。他突然意识到某种渴望在指尖跳跃着刺痛,明楼在抽烟,自己在看他——像第一个晚上那样。

“……你上次抽的烟不是这个牌子,怎么换了?”

没等黄志雄拨开沉默作答,明楼吐出最后一口烟,在车门表面摁灭了包着纸巾丢进车里的杂物箱。

“抽完这盒儿别买了,劲儿太大,你容易呛着。”

这不会是另一个“第一个晚上”。

黄志雄在瞬间被他的话所激怒,理智和卑怯缩在一角任委屈膨胀,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不打算...

十二点一过,蹦迪的,闹腾的,基本都散了,剩下几个三三两两喝酒的散客。乐队和主唱也撤了,黄志雄关了闪光灯,随手点了一首粤语老歌,留着音响孤零零地唱去地下搬东西。推开门,下楼梯,再推开门,他看见明楼倚在台球桌上,交叉着腿,一手拄着球杆,一手夹着烟往唇间送。

-潮生

深夜暴躁涂

一屋子人都哈哈直乐,黄志雄干了半杯酒,看见明楼低头喝酒,脸埋在阴影里,没有笑模样。

-潮生

画的时候
脑子里的句子是
“贺涵不由感到一种愤怒和痛苦,源于最深处的自责,他意识到自己从未在真正意义上为刘华盛去做些什么”

画完之后
我感到一种愤怒和痛苦,源于最深处的自责
对不起  我退出  以后再也没有狗屎派

万宝路 2

怕是得换个地方了。

刘华盛拳头都挥出去了,才堪堪抓住了这个念头的尾巴。之后只有耳畔过风的声音,他数着拳头大脑空白,贺涵趴在船边上试图往上爬,被深绿色的胶靴又踢下去。他抄过一个水桶往那人头顶上扣了,再一脚踹进船舱。

他指骨攥的发白,上面有不属于他的血。脚下的船身晃晃悠悠的突然一沉,他知道贺涵在他身后爬上来了。他没有回头,把一根叉鱼用的钢棍握在手里,掂一掂,头端滴着水,和每个人一样又湿又腥。银灰色的运动外套被风吹得鼓起来又憋下去,藏不住他起伏的胸膛。

人们在后退。

贺涵在他身后,扔掉腿上湿烂的水草。

他知道贺涵不弱,也从来没有这么想,甚至明明是他救了贺涵一命,此时此刻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万宝路 1

就总是那一个秋天早晨,他坐在红褐色的树叶里,吮着一小瓶威士忌的瓶口。天气一般般,算不上晴朗,街上没什么人,这个区里几乎没有学生,而白领们尚未起床。

接下来的故事,他能够回忆起十几个版本,但没有一个能被说出口————他的记忆出现了混乱,仿佛是什么灾难的征兆,如同主人公的低潮却是故事的高潮那样,仿佛会有什么巨变发生。黄志雄害怕极了,他甚至拿不稳手里的彩纸,明楼给每人的彩纸中都有一张半透明的和纸,在狭小凌乱的空间里保证这张纸的平整算得上黄志雄最重视的事。现在他把一边捏皱了。

他不敢告诉明楼,但不确定自己是否会这么做。印象中明楼在那个秋天早晨从车里跨出来,黄志雄记得那辆车看起来相当低调,在空旷的路...

后来黄志雄回想,总觉得自己也许有一瞬间醒来过,并且在他短暂的死亡中见到了透亮无暇的天堂窖底(可能是无影灯)。然后他和故事的主人公一样在原有的伤痕里醒来。

这是一个逃不开的莫比乌斯环,他最终选择坐在边缘的利刃上,告诉自己,这是两个世界,而人们各得其所。

“孩子,面对侵略者,面对硝烟,你应当不顾一切地去抗争,哪怕失去你所拥有的——包括亲人,包括爱情,包括朋友。

只要能打败敌人,只要能取得胜利。”


“我想他经历了这一切,心中必有难以言表的痛苦。可是他说,所有离散与被离散,不过都是人间常事。

乱世之中,多有颠沛,

亘古不变。

——人的命运有时候真的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这个世界会卷着你走,身不由己。”






再次听到《风居住的街道》,情绪跟着前奏一起流得满屋都是,忍不住去回顾了两年前用这首曲子做bgm的一个伪装者观后感视频。当时为了完成作业,第一次做视频,自己配音,自己写台词,好像之前之后都很少如此真情实感如此认真地去致敬什么。又是如此热血,如此感动,即使台词写得俗套,现在看,还是给了自己一击。

坏丘八。

没有人能阻拦我爱岳振声

©3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