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号

明楼帮黄志雄贴膏药的时候突然在意起枕上散落的白发

不要愁暮年将至
三十多年了
你还是我的梦中情人
面容模糊
笑容清晰
我乱做梦的老毛病总是改不掉
但是三十多年了
也学会在梦里找你
再混沌也在一起
未有疑惧
正如彼时未有天地

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情话段子,放到现在是真的很土味了。

土味网民今日必被我当。

ありがとう、あなた

Make my heart your violin

Play it now and tell me this

In the music of a kiss

Let me hear you say "I love you"


流泪了
我爱《无数条河》

没人看得懂剧情没人喜欢也无所谓
过两天我觉得这是垃圾也无所谓
这一分钟我爱

我的心跳还很温柔
你该表扬我说今天很听话


明楼都没出现
我怎么打tag

你在颜色里

再死之前 他不会再伤心不再动拳头

儿童节当天的
终于发出来了

阿雄不想要什么礼物
只希望明大哥早点回家

我单方面认为这是一瓶六神

我还是不能发图

“去你那儿吧。”

刘华盛感到一种荒谬的窘迫像半固化的胶水从车椅靠背伸出来将他包裹吞噬,现在是傍晚,浪漫地黄昏刚刚过去,他抓住了尾巴却没准备好升空。安田开他的车非常熟练,几乎像是开自己的一样,拧开路况直播电台后顺手调了空调风向,信号并不太好,主持人的话模糊不清但安田似乎并没有换台的意思。他身为车主和发起提议的人,坐在副驾上抠矿泉水瓶上的包装,没有勇气,甚至没有想到去换一个清楚的情歌电台。

他并不为自己的冲动后悔,只是非常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发愁,甚至到了恐惧的地步。通过把大半个钟头的车程劈成分再劈成秒,他获得了一些还有喘息和思考时间的错觉,直到熟悉的路口逼他正视现实,正视大脑过去半个小时的雪...

睡不着  画了一些很困的沙雕
根本不敢打tag

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

可你是无边战场上的天梯,夜雾背后神睁开的双眼。失忆的间谍躲进地下仓库,你是脑中最后的情报。亡命奔逃你是等候已久的车,踩下油门,要替你去七十六号。

红眼航班上无人说话,咬紧牙,为你在终点。

©3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