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为什么会不断受伤

为什么要重复流浪

为什么不能抵抗遗忘

为什么把颤抖的手摁在碎玻璃上

恐惧像一把塑料手铐

无论多么劣质,廉价

但我伸着双手

自己永远摘不下来

在明天早晨你吻我之前

摘不下来

在你半夜口渴,顺道探望我之前摘不下来

在你发现睡意尚浅,跟我续上温情

重复晚安之前摘不下来

我伸着双手

自己永远摘不下来


喵?

整个学校都陷入一种狂热,他是最好的摇滚歌手。人们迷恋他,迷恋他的错误。

再也不躺着画画了。

课上摸的阿波罗

我想玩摇滚不想做作业

你说你相信开花结果

不勉强发明深刻

好的规则不被改变

坏的全被你掌握

你能听见太阳升起

听得见秋天降落 


你说你骑马扬旗要先救我

逞英雄也载入史册

好的器官被你吃了 

坏的全变成乐色

我能感觉新的许多机会

感觉到满天白鸽


噢 外滩的情歌

炬火的灼热

你说我们站在时代的膝盖

抱紧我是怕跌落

于是我拉开窗帘敞开胸怀

甩开新买的皮带


甩开新买的皮带


拉开窗帘,敞开胸怀


甩开新买的皮带


欲念横流了

冬天和我没有尽头的热望。



我总是看见天空就看见所有人,包括你。这无数条河流里的每一个你我,都曾在苍茫之下,在烈烈风中。红色的沙河流过沙漠也流过乐土,流过每一寸对你我有意义的地方——战争,我们是从战争和做爱开始逐渐站到一起的(当我说交合也是古老文明的一部分,你犹豫着认可了),战争把时间空间砸碎了搅拌进一滴泪水,做爱只叫你我相融。让我像黄昏的云奔向地平线那样猛地扑去,让你像夜色渗透黄昏那样溶解,占领,抽空。黑夜很轻,我们也是,那宇宙也是。

不止一次,我感受到有成千上万的蝴蝶在我血管里飞,上升,扩散,贪婪无际。每一次脉搏都是筋草从硬土壳里弹出来,生生要网了所有碎蝶带回地底。你明白这其中挤破了头的力量吗?都是我渴望的脉冲。

想要

拔我遍身荒苦


给你无垠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