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搞街垒日。

不会画画了操。

Humble Feast

*《大海》的校园au, 一个支线


“你不是在嘉兴…”


看到宿舍门口的黄志雄,明楼足有半分钟说不出话。他正是截稿修罗,终日门窗紧闭用稿纸铺地毯拿书叠堡垒,抽烟抽出个仙境来而不知凡间风雨。他最漂亮的孩子浑身湿透,扒拉开失语的助教轻车熟路地坐到床边的椅子上抚匀呼吸,不知是因为跑了步还是雨天太冷,他喘得厉害,气管里像涂了冰再叫火烧燎。明楼回过神,把满廊的风挡到门外,一边算着还在嘉兴参加活动的黄志雄是怎么跑到自己床边的,一边倒热水,找毛巾,路过厨房的时候还顺便用微波炉叮上两个肉包子。


直到隔着干毛巾感受到明楼手掌的热度,黄志雄才回过神。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明楼的问题,在...

长发摇滚乐队au...不我还没开始泥。












“你说你相信开花结果

好的规则不被改变

坏的全被你掌握

你能听见太阳升起

听得见秋天降落


你说你骑马扬旗要先救我

好的器官被你吃了 

坏的全变成乐色

我能感觉新的许多机会

感觉到满天白鸽”

应该有人曾经蜕皮

从此才有了影子

从此它买通遍布皮肤的毛发

做比阴茎张扬的欲望

做比回流的热泪直率奔放

阶上簌簌蛇行

说虔诚下卑劣的原因

在墙上做三秒的米开朗基罗

在黑暗里扮演天光中的我

不会有一个情人如此愉快地牺牲

借一束光抹平

让一千个你吻一千个我

一颗石头掉进无数条河

一只飞蛾潜泳地心

鲸驮大海,经筒转山国

不会有一个孩子比它诚实

当我对你说



明楼站在廊下,看着黄志雄一步步走上台阶,膝盖屈起再伸直,每一级都认真踩过。他失去了军人的脊,早就失去了。而月光从身后照下,铺他一地凉凉的没有脚印的雪。只有黄志雄,只有黢黑的影子在沉默中蛇行,领他上楼,消失,留下树与夜的诉想。

这不失为一种倔强,他们在夹缝里生存,还要上床,还要相爱。

火柴

“明楼还在身后顶他,入深夜气温降低,穿过枝杈的风让他从窒息中获得短暂的清明。灌木把视线割成无数碎片,黄志雄只看见不远处粼粼烁烁的灯火,每一块都在欢声笑语中颤动细闪。


那是明楼的帝国。他在这里八面玲珑左右逢源,嘶嘶地吐着蛇信,用无形的线牵起所有虚伪凶恶。黄志雄仿佛看见散发出蛊惑般柔光的玻璃房在明楼掌心升起再被他一手攥碎,光源消失带走明楼的轮廓,他只感受到他的眼睛,依旧温柔,永远注视着自己。


明楼查出黄志雄的分心,却分明感觉到越发留恋的紧裹。他顺着黄志雄的视线望出去,欲望烧得心头发热,隐约触摸到边界就再没有耐心深究。这足够他疼痛。混沌世间自身难保,可还是忍不住想要守住这点微光。...

火柴

“黄志雄不认为自己的生或死能给明楼所追求的带来任何改变,但如果必要,他想,如果有需要的话,他愿被碾灭来助明楼步步生风。他将抱着荣幸和被压在舌下的不舍愉快纵身,耳边响着进行曲,眼前只有爱和荣光。”

21

现在我知道树的声音像海

而煎培根等同落雨

我知道风里有许多年前的沙子

而贫穷把我紧裹

被捡起是一个梦

在阳光 在海底  路灯下

无数张床里

都有梦嘶嘶哭吼的声音

无语...

放几张还算有意思的

休整一下赶紧弄下一个吧。

都是你的错

在你的眼中

总是藏着让人又爱又怜的朦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