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我是如此混沌的 半凝固的什么东西


要整个天空委下身来


就着这一口打响长夜的吻


把沉淀抽取


留下我像一个半月以来首次被洗透的杯子


像鱼泡那样轻


我是如此混沌的 半凝固的什么东西


我所依偎的月亮


审讯我 吃掉睡眠  还把夜晚钉在高处


刺穿我之前 我申请浇淋个透


绿玻璃里荡着无数条河


在心脏与肮脏之间

有多少个夜里他在哭呢,可这是他为明楼掉的第一滴眼泪

是的,是我邀请你来触碰

把泡腾片丢进苦涩的湖

无数个细小的吻在气泡里沸腾

溢满河床


再把你汗湿的鬓角贴进我的掌心

把我铺平在丘顶,在墙底,在夜里

风干,风化,像角落里的蓝石头一样变成永远

的月亮


闭上眼看着我

都给我,再给我

全都拿去


“我是医生,只会治病救人。”


“但你这种东西算不上人。”

发自拍

我的心每天都在哭,因为一点小事。而我则越来越体会到曾经的自己落笔总是因无知而残忍,经历的缺失让我像个冷酷无情的透明体,掐着心爱的角色的后颈往水里按。


世界对我好一些吧,如果我太贪心了,维持现状也可以。我还有许多无用的温柔可以释放,我还有力气。


我可以。

放到这首歌的时候凌远也许载着谁在开车。

在线掉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