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记梗

遗愿清单 rebirth

Paso Doble Youth

那一刹那所有人都仿佛噎了一下,直直梗住呼吸,目光胶凝在黄志雄后腰的弧线上。那些背过身的感受到凝滞,他们就着镜面来不及回头,眼睛从背光的人群中找到那一块光亮的缝隙,耳朵认不出音响里的舞曲。


那是暴雨中忽然露面的太阳,即使还被稀薄的云雾掩盖着也让人觉得开阔,仿佛一下子得了希望。每一个人都知道,黄志雄跳得大不如他们利落,但他挺起胸膛,用那双临时借来的旧鞋踏出轻快的鼓点,每一个人便都看见生命的姿态。


约莫过了一分半,黄志雄软下来,见所有人都屏息盯着他,垂着头脸上红了又红。在那一分半里,那些被战场掩埋的过去,竟被节奏细细地抖筛出来——他的高中生活,操场上的阳光,法国刚刚入冬时贴在鼻子...

哪有反掌那般轻易,他的恐惧随着思虑与日俱增。看无数个夜蓝了又蓝,他头上积灰雪,想平天下事,想慰天下人。荆棘篱笆围着心里的猛兽,拦不住巨物造次,倒叫旁人进不去救他。偏又怨不得谁,世事不是故事,纠结拉扯的疼痛里没有文艺的轻快。

黄志雄在那一刻才恍然大悟,明楼在他心里种下隐患,无数个瞬间日累月积,才使爱像头痛般突然袭来。

Good day, gentlemen.

James Boswell, 9th Laird of Auchinleck, was a Scottish biographer and diarist, born in Edinburgh. He is best known for the biography he wrote of his friend and contemporary, the English literary figure Samuel Johnson, which is commonly said to be the greatest biography written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 Wikipedia




一番搜索之后我是真的被浪漫给了一记老拳。虽然知道英国佬们在夸赞朋友上从不吝啬,但当极度理性的天才侦探说“没有你我会失去方向,我的博斯威尔”,而且目光里都是真诚的时候,我除了啊啊啊什么不会说了。

地尽头。

无岛港

菜市场上没梨卖了,郭志买了三个苹果,反正水果总归是对嗓子好。下楼之后他才想起这是去找骆驼,焦阳被带走以后他失去了了解咖啡的渠道,给骆驼传简讯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原点。不过既然这样,水果是什么也无所谓了,他跟骆驼还挺客气。


那家“闪闪影音”开在街角上,一路有树荫遮着,简直是风水宝地,郭志觉得这条路骑着特别舒服,不晒不冷的。他老远就瞧见骆驼,还是蹲在门口的老地方,抽烟,吃盒饭,近了发现他头发软了,就是翘得像要收外星讯号。脚边备了两瓶啤酒,“都给你,我不想喝。”


“那你吃苹果。”


“拿回去孝敬你妈。”


“对嗓子好。”


”你说你追个人怎么这么多屁事儿呢。” 骆驼觉...

🔞

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


最好的两件事:


一是还有你在,我太爱你了,有你在让我真开心。


二是我忍住了,没有抽烟。


谢谢身边和远处所有人的支持和爱,虽然我其实出现得越来越少。我不能说自己对热度毫无需求,或者说看到热情一次次石沉大海,甚至换不得他人一个符号的回声时没有自卑嫉妒难受。但思考良久,这里归根结底仍是我个人记录与发泄的地方,说实在的,粉丝居然过百了,简直不合常理(在此要感谢那几位心地善良的老师,总是慷慨地给予蓝手,which 基本上是我热度的全部来源哈哈哈)。意识到肉体的存在和正在被观察到现在为止对我来说都是难事,在这里似乎也是同样...

读你眉宇,如见山峦。

一身正气一路行,万家灯火万家星。


生日快乐,顺遂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