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号

十一点四十五

洪少秋/黄志雄

很短。HE,我是这么觉得。其实本来想给这篇就取名HE。
11:45。
-------------------------------------------

我将看进你的眼睛,当死亡盯上你被深爱的、我从未亲吻过的嘴,我将敢于亲吻你,当夜晚聚形于你被截断的生命。

From 阿方斯娜•斯托尔尼«我将敢于亲吻你»



好心的医生免去了他的检查费用,在他苏醒后递上温水和化验单。黄志雄将所有东西打包在一个小箱子里,并把所有钱凑到一起,头一次点了个清楚。

OTW.
如果他有一部手机,有一个可以发短信的人。
他很想告诉谁,自己在路上了。

回温州的路几乎耗尽他余生所有力气,其实也不过是从一个平房到另一个平房,但改变的不止有房东的胖瘦。

一次跨省市合作把洪少秋介绍到黄志雄最后的生命。

他一辈子没享受过这些,像烧开后晾了十五分钟的水,烫又妥贴舒畅。他们像两个完全健康快乐的人,挤在宇宙尽头那间小房子里的单人床上,裹着毛毯,似是真的无忧无虑。洪少秋买了自己的人字拖,和黄志雄的同款不同色,便足以登堂入室。

“我从来都没怕过。”他把冲剂用热水冲了,喂到黄志雄嘴边,仿佛只是寻常地抬头,看着他像一个普通的爱人“以后你也不会。”

洪少秋用楼下两块钱一支的塑料打火机点了黄志雄的法国烟,对方眯着眼一脸那我好心分你一口。
两个平凡人和他们最后的英勇。

好像真的很快乐,明明阴霾就在门外,却依旧可以在每个早晨睁眼的瞬间感到幸福。

他们根本用不着提醒自己勇敢。洪少秋说他疼的时候表情简直是breathtaking,黄志雄木着脸,吃了药闭眼小歇,半小时后趁人不备一脚踹下床去。

他甚至会在玄关稍微宽敞的地方,为两人煮一锅鱼汤。


然后,直到最后一晚他们都没有害怕。

洪少秋帮他洗了个澡,换上宽松的白毛衣,以至于看起来不算太枯槁,反而像个作家。黄志雄吻他的脸,被洪少秋夺过嘴唇。


一切都是好的。

黄志雄闭上眼,在一团稳热的云里。

评论(28)
热度(14)
©3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