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号

明楼的最后一封信写于世纪末的冬天而一二年十二月黄志雄在科西嘉岛某个废弃工厂里又读了一遍他没钱并在发烧

文字是剑,是箭,是华佗的刀,是你的手。
你是诗人吧,又爱甜腻的草莓酱,又爱许多许多薄荷。
我要把你的诗写在身上,写在每一处渴望被你爱抚的地方。

然后,在没有酒的冬天,我也不需取暖。

评论(1)
热度(7)
©3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