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号

“船在哪里?我的眼泪是假的吗。”


黄志雄稍微笑了一下,非常快地。酒瓶子从他手里滚出去,也没有离开多远。

欧罗巴连冬天都是浪漫至死的。1999年12月22日,他与一切无关了。


明楼当然没有问那些。他听到的只是仓库外的风,从高处的小窗口里探下身,一手拉着铁栏,一手合上了他的眼睑。

黄志雄觉得十分清醒,只是周身黑暗。明楼送他的吉他在哪个街角的店里修,红色的屋檐,再接着就想不起。明楼最后一句话说得很短,一遍遍在他耳旁重复,他觉得有些难过,只是又听不懂。明楼做非常疯狂的事,明楼的风衣被逆着国境线的风吹起,呼啦作响,像群鸽在巴黎的广场振翅,白色的零星碎片从凌乱到有序,最后远去了,留下一个明楼...

他在看着谁呢。


数着数着他好像什么都忘了。

还是那一片黑暗,风等了一会儿,也从窗户出去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呼唤你的名字。

明楼在上海的办公室里,把飘进来的叶子夹进日记。那页的一角还留着凌乱的字母,黄志雄初学吉他指法,总也记不住,临时揪来他的本子写。

那也是因为明楼沿着国境线的铁轨同他漫步,在一片无声在他的漫天白色碎片里突然开口。

“你挺适合学音乐的。”





他在黑暗里顺流而下,最后的念头是,
明楼会不会哭啊。


-----
图里的诗«你的名字是漫长的国境线»,感谢推荐
字是故意的,利用手抖星人特权。
P1随便一个车,P2say goodbye,姿势参考太明显了我就不说是哪张了。

“船在哪里?我们的眼泪是假的吗?” 是电影«日出时让悲伤终结»的台词,大概是这样,我也不太记得清。意思不容易讲,推荐大家看电影。

评论(18)
热度(15)
©3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