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大海

明楼/黄志雄

大学AU,涉及原剧剧情。欧欧西。
感谢 @-川絮 和潮生太太的建议
结尾已修改

BGM:Целуй меня- mtmrfz
-------------------------------------------------------

“大姐,我晚上不回去了。”

“毕业散伙,跟朋友喝点。”

“唉,弟弟也不是那么不合群。是黄志雄。”

“知道了。您早点休息。”

明楼挂了电话,特意走到电梯口的垃圾桶去摁烟。某种程度上他很羡慕黄志雄,但他总有许多顾虑,太多顾虑。

他没有办法把烟头的火星捏在拇指与食指指尖,顶着烫把那点红色搓成乌黑的碎屑。他也没法把还燃着的听子往地上丢,他怕忘了踩,然后再多出什么事。在他看到黄志雄少了两个指头的指纹时更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不安。

“你烦不烦。”黄志雄把手夺回来揣进兜里,挎了包往门外走,嘴里念叨着学校后门的炒面。

“先帝知臣谨慎。”

大步流星的黄副果然停了脚步,转过身作势要将他暴打一顿。

“谨慎你大爷。疑神疑鬼的老头子。”

明楼回到礼堂的时候黄志雄的节目已经结束了。台上几个设计系的妹子排了韩团的舞蹈,前奏激烈,所有人都在笑,气氛如众人所望地回暖。

旁边的位置是空的,黄志雄没有回来。



毕业晚会都是自发报名,但负责登记的小姑娘怎么也没想到会看到他们军事爱好俱乐部的黄副。他看起来不怎么好,忘记穿他的太阳外套,抿着嘴,像在生病。小姑娘看着黄志雄在名字边上端端正正写下«恋爱的犀牛»,犹豫了一会儿,又加上三个字。

改编版。

黄志雄写完就走,并没有叫她保密。

他一个字也没有说。

到彩排他都没出现,电话不接,短信倒回得认真。说已和负责灯光的同学沟通,只有他一个人,无需彩排。

小姑娘想着他报名时抿紧的嘴,最终还是没有把人劝过来。

竟然只是他一个人的节目。

明楼不管这个。黄志雄槽他比四十岁的人都忙估计过两年就得秃出地中海,又暗自庆幸他的不知情。

明楼总把什么都看得那样明白,所以必须要有些他不知道的。只是他仍然有些委屈和自恼,即使做选择的是自己。


像一撮灵魂。

明楼觉得黄志雄仿佛飘在午夜的海上,天地黑成一色,他在无尽的波纹上空站着,看着自己,随时都会碎成沙砾散进风中。他坐在舞台中央,亮得惨白的聚光从顶上劈下来。明楼的位置很近,能看见他那些没被发胶收住的头发,毛茸茸的,卷卷地翘起来,像精灵一样发着光——不合时宜的可爱。

马路是暴躁的,黄志雄却安静到压抑。他坐得很直,双手微微握拳放在膝盖上,正经地像拍证件照。没有音乐,念白从嗫嚅缓缓响亮起来,借着表演,黄志雄终于敢用情绪填充语言。

他委屈极了,又恨得咬牙切齿。

多么可惜,多么可惜...

台下的小姑娘们明显是从未见过这样的黄副,气氛太怪,怪到她们没有办法再不管不顾地说他帅。那个成天满口粗话,把自己当青年将军活,喜欢飞行员式皮夹克的黄副只罩了一件蓝条纹衬衫,一本正经地坐在光里。

没有人知道黄志雄其实四年没说过一句话,他真正地开口,只做一次盛大而隐晦的告白。

没有女主角的,恋爱,的犀牛。


”明明,昨晚你是来了还是没来啊。

...昨晚你是来了还是没来啊?

你怎么能这么做呢?

你怎么能这么做呢。你快把我逼疯了,你想把我逼疯吗明明。你怎么能这么做呢?

我的明明,我怎么样才能让你明白?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你是甜蜜的,忧伤的,嘴唇上涂抹着新鲜的欲望,你的新鲜和你的欲望把你变得像动物一样的不可捉摸,像阳光一样无法逃避,像饥饿一样冷酷无情。我想给你一个家,做你孩子的父亲,给你所有你想要的东西,我想让你醒来时看见阳光,我想抚摸你的后背,让你在天空里的翅膀重新长出。

你感觉不到我的渴望是怎样的向你涌来,爬上你的脚背,淹没你的双腿,要把你彻底的吞没吗?我在想你呢,我在张着大嘴,厚颜无耻的渴望你,渴望你的头发,渴望你的眼睛,渴望你的下巴,你毛孔散发的气息,你伤心时绞动的双手。你有一张天使的脸和婊子的心肠。我爱你,我真心爱你,我疯狂地爱你,我向你献媚,我向你许诺,我海誓山盟,我能怎么办。

我怎样才能让你明白我是如何的爱你?我默默忍受,饮泣而眠?我高声喊叫,声嘶力竭?我对着镜子痛骂自己?我冲进你的办公室把你推倒在地?我上大学,我读博士,当一个作家?我为你自暴自弃,从此被人怜悯?我走入精神病院,我爱你爱崩溃了?爱疯了?还是我在你窗下自杀?

明明,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你是聪明的,灵巧的,伶牙俐齿的,

而我,是最愚不可及的。”*

台词很长,黄志雄给了全场将近十分钟的黑暗,如同生命中最长的一次日食。他坐在台上,那些话不是他说的。是他把台词背得太熟太熟了。

他的眼睛跟着明楼,在强光的保护下近乎放肆地注视着他,并大声诉说他的爱情。他知道明楼和所有人一样看着他,也看见明楼在他最后的质问中走出了礼堂。

事后有黄志雄的兄弟开玩笑说他哪里是演戏,分明就是声情并茂地背课文——也许没多少人意识到黄志雄在台词上做了怎样的改动。那十分钟的压抑是一场梦,是喝得太醉才出现的重影,是让人头疼费解的印象派油画,是一首意味不明的诗。

没有人想要记得它。

灯光随着最后一句台词瞬间熄灭,毫不留情。


明楼没有按时回家。

他已经想不清楚最后是如何又与黄志雄在后门的摊位喝酒的,啤酒瓶摆了一地被黄志雄踢翻好几个。

“明年我准备去法国交流。”

“...牛逼。您牛逼还不行吗!他妈的你去交流学习,那老子直接去做法国人!”

“嗯。到时就投靠你了我的黄副。”

“别梦了。”

没有人读得懂命运的伏笔和隐喻,明楼第二天只觉得头痛,黄志雄太能喝,几乎抹去了他全部记忆。他们错过了最后一次机会,故事的结局消失了。

但是后面的事,后面几十年的事,我们已经心知肚明。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方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

片尾曲:大海-张雨生

*选自话剧《恋爱的犀牛》台词,有删改。

评论(16)
热度(28)
©阿雄超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