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Letters 明楼与一郎

精分练习写骚话。没想好剧情,不定期更。
来往信件节选。AU,时间线什么的一郎身世什么的都不存在,我只是想写点骚话。

“给您写信时,我常常都忘了语法,原谅我这笨拙的字迹!希望您也能知晓,在这愚笨的语句背后,也有您所描述的,那样华丽,沉痛,又赤裸裸的想念。我想不出别的话了,没有什么比这句更重要(请您一定要明白,此处借用他人所言并非是因为我的懒惰): 珍重珍重,还吻你万千。”

“我的孩子,其实你大可省去括号内的话。我并非图书馆也不是圣贤,未必会发现这不出自你口---你是聪明灵巧的,常常说出些美妙的句子(它们只是被你忽略了)。明目张胆地誊用他人的情书是极不浪漫的。不过,我感受到了,请你放心。下周二我便会启程,再有一周我们就见面了。我为你准备了一些小礼物-----你一定会喜欢的。

迫不及待地看你笑着跳起来的
一个爱人”



“您又要走了,老师。一切犹如北国之春,匆匆又离去,花期那样短,谢了就只剩乍暖还寒。您是太阳,老师,我不要四季,我不要昼夜! 我只要做你的一簇火。

听说坐船南下,有片大陆四季温暖。
您答应我告白的时候,是否曾想过同我共度余生?您的口味那样古怪刁钻,我可能无法习惯其他人了。
老师,此行凶险,千里万里,愿你平安。

P.S. 我会以我的方式,不日抵达。”

评论(7)
热度(12)
©阿雄超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