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Letters

明楼当然不会在给一朗的信中十分“华丽,沉痛,又赤裸裸地”写有多想他。

但是他连载的故事中有这么一位伯爵,会挑大风天在他荒芜的庄园里大声向爱人倾诉思念之苦。他的妻子被关在在十英里外的地方,日日月月,终年不见。他不曾喊出爱人的名字,恐他人窥听,又恐老天发现他钻了自然的空子。又张扬又隐蔽,又直白又晦涩,试图为爱人带去自己新鲜的叮嘱。

一朗自然是懂的。


明楼的文章刊登在一周一期的小文刊上,一朗每期必买,且都细细翻过。明楼嘱咐他学习重在读各方观点,兼听则明,于是他总是先找到明楼那一篇,略去,留到读完整本再看。

“老师,我已深深明白爱情对理智的左右!即便认真品读他人所思所言,仍旧觉得您的最好。回回如此。”

明楼回信提及此事,
“也许,这并非感情的误导,而是客观事实。”

评论(4)
热度(10)
©阿雄超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