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号

很久以后两人都习惯了这种荒唐生活,明楼一度认为随着两人年纪增长,他穿越的次数也在减少。

这种安慰在一个频繁被穿越的星期被打破。明楼掉在沙发上的时候头发里还有沙子,这种迅速切换给人的狂躁远大于演讲被打断无数次,他拿起黄志雄的酒一下子就干了一整杯。黄志雄这时候倒还醒着,正拖完了厨房的地,出来顺便给他一杯多加了牛奶的咖啡。

明楼忍着烦躁把杯子放到桌上的时候觉得自己几乎咬牙切齿了,他把脸埋进黄志雄的掌心,扼住手腕不许他走也不许自己离开。再去哪儿也要拖他一起,哪怕破了规矩然后粉碎在无人抵达的断层之间。


是很辛苦。黄志雄想,他腾出手摘去明楼发间一小段枯枝,尽力把思绪维持在现在的事儿上。明楼在难过。他希望自己的手足够温暖,被烟烫去指纹的拇指蹭了蹭爱人的下颚。


“就是这样的,明大哥。We meet, we fvck, we die.”

明楼坠落之前只觉得差一点就留住了黄志雄手心的温度。

评论(1)
热度(15)
©3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