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号

瞎说的

行了今天刚开机我已经因为名字和这个不晓得准不准的人设把白志勇跟黄志雄拉一块儿了。记个脑洞,等猴年马月开播了的时候,谁知道我还活着没。


在被淡忘的那一刻,我们将永远死去。
只要你活着,哪怕只是活在我的记忆里,大江流过,无需回头。

白志勇把手机屏上的司机介绍翻了无数遍,他是来旅游的,出于某种下意识的考虑他还是选择了这个至少有个华人姓的司机,尽管为此他要在人群的嘈杂里多待个十分钟。身边的旅游团等到了他们的大巴,一群中年人扯着嗓子商量座位安排,导游晃了晃旗子,把喇叭音量调高一度。

因为太热太吵,他后来已经记不起黄志雄是怎么被堵在一堆计程车里慢慢开到他跟前,而他又是如何惊讶地一眼就把他认出来,even after everything.


他们曾那样要好。
幼儿园里的孩子王,小学里的田径队尖子,初中的前后桌到高中大学的上下铺。黄志雄是会踢他的床板的,但白志勇手往下一挂,他就知道递什么东西上去。

越走越近。活在白志勇记忆里的黄志雄也在同步成长,少年不知岁月长而缘分短,感情好到不需要想起来珍惜。直到黄志雄突然就去了法国,突然就当了兵,然后再没有消息。大二的时候两人还有联系,黄志雄给他传过去一张军装照和一张集体照,白志勇当时正在寝室刷剧,看看自己的t恤大裤衩突然有些自惭形秽。

不过他还是拍了张自拍发过去,画面不清楚但也看得到胡渣和实在不怎么样的穿着,黄志雄盯着哪行“现在你就要看不起兄弟了”笑得快抽过去,好心地忍住了没给边上的战友分享。

“老白,刮刮胡子,咱俩还是一家人。”


两人满十八那年跟一群哥们出去喝了个痛快,白志勇搂着黄志雄的脖子,两个人举着啤酒瓶在桌子上高歌“我们都是一家人,相亲相爱一家人”,黄志雄说我的名字比较宏伟,我是大哥,志勇啊你就是我弟了。白志勇一听直接把黄志雄扛到肩上,说你小子也不看看身份证上自个儿是啥时候的,哥比你多吃三个月白饭呢。

黄志雄给他硌得慌,为了保命还是喊了他一声哥。

“说好哥哥就放你下来。”

“白志勇你大爷——你大爷的好哥哥快放手!”


他们的距离从一条不怎么长的线缩成一个小点,而黄志雄一手一个大行李箱离开宿舍,这段距离被无限延长扩大。由宿舍这个点到国境线,由漫无边际的海面到颜色都不一样的天空,到黄志雄再也没有丝毫的讯息,时间终于介入,活在白志勇记忆里的黄志雄永远年轻,永远二十岁。


然后,不可跨越的四维空间,被狠狠揉搓挤成一团,塞进那个炎热傍晚的出租车里。


如果岁月可以回头,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但是岁月不可回头,所以我们重新开始。

白志勇记得,黄志雄在他那张拙劣的告白下面批了一句话。

老白,你语文果然还像当年那么烂,咱们还是一家人。

评论(7)
热度(22)
©3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