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号

“你要为这一切负责。”





明楼想起来,这应该是黄志雄第二次说这句话。头一次是在南美的营地里,他凭空掉落,差一点摔在火上。黄志雄在他脚边,弓着身子,不知道在地上摆弄什么。

幸好周围没有其他人。

明楼跟黄志雄已经很不见外,他钻进边上的帐篷,不一会儿穿着黄志雄唯一的牛仔裤出来。很明显他的士兵没有准备足够的衣物,他选择不碰黄志雄的制服,这是对军人的尊重——当然,他才三十岁,很希望赤裸上身也有别的意思,如果可能的话。

黄志雄之瞥了他一眼,似乎对他穿了什么,没穿什么不感兴趣。明楼心里动了一下,他没有表, 准确的说是一块电子表——他完全不知道时间。不过他还是选择把心按下去,在黄志雄身边坐下。野外的空气真得很不错,深吸一口可以解渴,木头烧焦的味道让他产生亲吻的冲动,黄志雄就在边上。

“你要负责。”

在他没来得及做什么的时候,黄志雄开口了,他完成了手头的工作,把一条黑的什么丢在明楼腿上。一下子收到两个模糊不清的信息使明楼愣了一瞬,他选择先研究黄志雄的话。

应该是压灭火苗的事。

于是他去看腿上的东西,不得不说气味有时也许比外型还要使人畏惧,那是长长一条蛇皮,剥得干净利落,甚至在端头简略地收拾了一下。

“系上试试,我好打眼。”

黄志雄半个人映在金红色里,他在擦自己的枪管,抹布悄悄盖过他名字后面明楼的缩写。明楼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皮带并不是这样就做好了,他暂时关闭了嗅觉,把那条蛇皮在腰上比划了一下,指了一个凹痕给黄志雄看。对方点点头,接过来挂到一边,开始整理剩余的子弹。

明楼觉得有很多话要问。但如果黄志雄都没有开口,他就没有资格质疑任何事。火星子跳在黄志雄的金属头盔上又迅速熄灭,他们之间有烟和燃柴火的噼啪声,明楼再一次觉得自己想要吻他。

评论(5)
热度(13)
©3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