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号

无岛港

-他必须承认,在公交站无意间听到的那段崇拜论让他挺嗤之以鼻。哪来那许多轰轰烈烈,找到能够相处的人已实属不易,更何况——郭志不认为自己会多么崇拜一个身边的人,崇拜是建立在遥远上的。



-但几乎忍不住冲到台上去的也是他。郭志躲进人群,躲进高举的一双双手背后,电吉他和架子鼓敲出一条条锋利的线,四面八方地射出去互相织网。他透过缝隙和肢体的弧度看见咖啡,头发没有造型刘海挡了脸,闭着眼睛像在喃喃自语又像嘶喊到极点。

被爱疏远,被爱疏远。


中场休息的时候郭志就离开了,焦阳在走廊打电话,食指卷在电话线里。

“头儿不听啦?”

“听不懂,不听了。”


咖啡的苦恼他一个也听不明白,不知道怎么解开它们,也不知道怎么成为它们的缘由。

评论(2)
热度(4)
©3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