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无岛港

秋天已经来得差不多了,郭志从学校后门一路往北骑去找骆驼。树影海浪似的一次次拂过他的脸。法国梧桐的叶子摔下来在他的车筐里安全着陆,郭志决定把它一并送给咖啡。


骆驼是大四的,常常翘课溜出来帮他表哥看音像店,郭志锁了车,在门口发现抽烟的骆驼。他其实不买碟,也不太熟悉骆驼,但是对方主动请缨要介绍咖啡加冰的主唱给他,郭志觉得错过这种机会自己就真的傻逼了。




咖啡并没有来,郭志骑了十分钟的车只要到他的电话。骆驼踩灭了烟屁股,说你俩一看就是一类人,弄得郭志脑子里天马行空信息爆炸,不知道是否可以为这种评价狂喜欢庆。但他还是分出来一部分情绪来不满,他的心为即将见到咖啡猛跳了一路,他骑得那样快,脸被卷在风里的灰扑了还觉得是初秋的温柔。



“新发型不错。” 



他不太想谢骆驼,但是不谢也不行。夸一夸他满头还僵硬着的卷子,郭志在三分钟里再次跨上他的“永久”,像西部牛仔那样在心底祝福了骆驼,只不过把“祝你好运”换成了“祝你的头发早日蓬松”。



他给咖啡发了短信,想来想去把咖啡馆换成了“中文系的那棵大香樟树下”(后来郭志才知道,因为这句话自己的号码被咖啡存在“村上树下”的名字下面了),咖啡是跑过来的,左手扶着右肩吉他包的带子,粗喘着说自己迟了两分钟。郭志没什么感觉,只觉得快,也不知道是快什么。



“你不要被他名字的传统象征给欺骗,” 咖啡没接郭志的烟,郭志发现他的冰红茶瓶子里是白水。“他跟骆驼不沾边儿。”



这是咖啡的轻蔑,还是好友间的互损?郭志搭不上话,战战兢兢的,就说骆驼的新发型不错。



“一个看了两本陀思妥耶夫斯基就开始嘲笑别人喜欢毛绒玩具的人,基本上已经自愿放弃艺术的基础了。”



“艺术的基础是什么?都说是痛苦。”



“有痛苦。”


“但是比痛苦还基础的是浪漫。”





郭志说不出话,觉得像刚干了一瓶啤酒那样,有种快乐在身体和大脑深处冒出小小的气泡。那套曾经让他不屑的崇拜论此刻也变得崇高——他听苹果抱怨咖啡在后台看哲学史的时候以为他是个小老头,现在才发现,原来咖啡是真正的年轻人。


评论(3)
热度(8)
©阿雄超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