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无数条河(下)

-胡八一

“车是租的,小心点骑。”

“其实天上月亮地上也有,不信你往那边儿的喷泉池子里瞅瞅。”

“月光四通八达,你住哪个犄角旮旯里都还是能到这广场来。我跟你讲,法国我遛了大半圈儿了,就这个地方最让人说不出啥感觉。你没事多来这广场看看就发现想不通的事儿多了去了,想他妈干什么呢。”


街灯把砖红色的墙染上一层黄漆,他们骑得飞快但是自己没什么感觉,黄志雄开始好奇为什么街边全是百叶门。他除了喝酒很少到地面上来,胡八一在他喝了一般的时候揪住他出来骑车,他们在酒馆后门打了一架,他没打赢,所以大家还是骑车。

“我就是觉得你丫挺牛逼的,我头一回看人听我讲洗盘子的事儿跟听评书似的认真。我说你是不是特空虚啊?”

“别看我老在后厨待着,没事儿我就溜后门抽烟。好几回我都瞅见你搁那路灯地下杵着,就数你啥时候吐呢,结果你总是杵一会儿就走了。没劲,不过真厉害。”




“这都第二圈儿了你还不说话?那成,其实我就是今晚不想干了,过几天我准备回老家看看,要是还回来给你带特产。”

他后来想,也许他吐槽洗碗工生活艰难那次是黄志雄唯一一次认真听他说话,然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自己哪怕在老家待上两三年,回去了黄志雄依然还杵在那盏路灯下面。

如果他不在的话,一定是想通了,见马克思去了。






-戈长虎

师父叫我别再查那个案子,所以邮递员的工作到此为止。我还没有到能反驳他的级别,也没有到私下能够继续收集资料的级别。那么到此为止就是真的到此为止了,再见五号香奈儿。

接手的是隔壁卷毛老安,他来的时候没穿警服,高领橙色毛衣就像一块儿写着前方施工的警示牌,手里竟然还夹着半截烟。同他没话讲。

不过我想起来,最性感的味道不是香奈儿五号,必须得有烟味混在里面,如果更精确的话,还有积水又腥又凉的味道。



“叫他帮我啊——就这位戈警官。”

该不该生气?我觉得我真的跟他没话讲。






-黄志雄

没有收到回信是不再写的最好理由。

他莫名有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临行前去那晚骑车经过的广场坐了坐。说是广场,其实就是一片空地,这块长方形的空地上有一个巨大的长方体状的void,像一块最冷酷的雕塑。现在他开始有一点共鸣了,他有了空虚的时间和心情,虽然只是一点点。

那间地下室就不太好租出去了,房东时而怀念黄志雄,时而恨他。






-明楼

阿诚没有解答我的问题,只是告诉我其实科学和哲学五百年前是一家。



汪曼春带着两个孩子找到新住处的时候,明楼还在他的小房间里写论文。她帮师哥倒掉了一缸的烟头,又把皱得难看的信封放在桌上。

“洗之前掏了一下兜,不然你就别想读了,等着所有衣服都沾上纸屑吧。”




其实那封信明楼看过了,读完的那一刻北京开始下雪,是整个国家最晚的冬天。如果大雪封山,能否也截住某条河,冻住,凝结,无论如何让他别要走。

评论(3)
热度(18)
©阿雄超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