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号

两人的鞋底在狭小楼道踩出钝声,像是夜里秒针一下下走字的声音——家在五楼,为何没有尽头。明楼走得前面些,总是先落下一步,于是前方总是亮的,哪怕身后的灯一盏盏熄灭。



也是由他最后踩亮了五层的声控灯,钨丝老旧,和电线一起裸露在外的灯泡闪烁着,残喘着发出暖黄色的光。明楼的西装和周围脱落的墙皮格格不入,黄志雄低头看看自己靴子上的泥灰——这一身旧衣服倒是和周围融为一体。他闭了闭眼,从兜里摸出钥匙拧开铁门,推开半扇却没有进屋,也没有开灯。他回过头看明楼,明楼站在两步之外,表情柔和了好些,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缘故,看起来甚至没有要告别的意思。




刚才的一切是否真实,它过于疯狂以至于不像最后一次——明教授。明先生。大哥。这不够,他甚至还想再赌——明楼的一言一行分明都在鼓励他得寸进尺。这是一种不容拒绝的威逼和训练,黄志雄觉得身上一层厚厚的痂在逐片剥裂,明楼在温柔的灯光里,让他自己去一片片撕掉所有顾虑,新鲜的皮肉在疼痛里贪婪地呼吸,他有了欲望,他像明楼一点就通的学生,他还想再赌。




两人太久没有出声,头顶的灯怎能感知呼吸和心跳,刷地就熄灭。在重新被黑暗保护的瞬间,黄志雄拽住明楼的衣领,用力地,向自己扯过来。

评论(1)
热度(6)
©3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