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恒永

他们花了很多时间去辨认查找这究竟是哪一位士兵的家书——尸体被埋葬之前有权说句再会。他们找来了收信人,上校摘下军帽露出东方面孔,询问了战况和伤亡才要了那封信来。褪了皮手套手指立刻就冻得发僵,他还是用指纹去吻那个名字——那是黄志雄,犟着不愿意用英文的姓名写法。明楼点了点簿上的一个名字,任边上的士兵将之划去。




Yours eternally, H Z

评论
热度(4)
©阿雄超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