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shbin

He'll get a drink to his head.

Everyone gets to know he's the next to fight.



他就是为了钱。



脱去上衣。他靠这个保持了精壮的肉体和新鲜的疤痕,乌青在久远的弹痕上盖印。他的牙齿渴望鲜血,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那种腥味让他唾弃、愤怒、自我厌恶到无以复加但是他上瘾。他们都是蟋蟀,蝼蚁,或者随便什么害虫,受人鄙视,恶贯满盈,无所谓——他们在这里斗得头破血流而不为谁的胜利,不等待哪一位买主——黄志雄就是为了钱。


人们嘶吼着押他会赢,他靠在场边喝某个观众的能量饮料的时候,就总有人把钞票顺着牛仔裤的后腰塞进去,争先恐后,钞票褶皱表情扭曲。


明楼坐在台阶上一个不起眼的暗处,拳场中心厮打的两人离他都有些距离。他看见昏暗灯光照在黄志雄肩胛骨上的颜色,像油画被尘封,暗淡底下全是令人讶异的美。


他不打算像观看音乐剧那样把一支小望远镜竖在脸侧,那有些过于残忍。黄志雄的颧骨在地上擦出了血,明楼看着他在一片嘶吼中一跃而起将那个大块头扑倒在地,骑在对方腰上狠狠挥拳下去。这周围都是没有半点掩饰的粗话,而那肌肉的线条独一无二所以俊美。刘海汗湿成缕显得他更狠戾,眉毛拧着,嘴角也用力绷紧,纵使再喜爱,看到这副面孔不会想起接吻。


这是一种他无法下场的拼搏,明楼点了烟,算不出不在水中如何力挽狂澜。



黄志雄的指骨上都是血。

人们喊着他的姓,像吠叫的犬。



明楼在一片喝彩中离开,走过黄志雄的头顶。地下的业余拳手套上毛衣和外套,就着观众里的手喝了些水。然后他蹲下,一言不发地,捡完地上所有零钱。







评论(3)
热度(11)
©trashb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