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Paso Doble Youth

那一刹那所有人都仿佛噎了一下,直直梗住呼吸,目光胶凝在黄志雄后腰的弧线上。那些背过身的感受到凝滞,他们就着镜面来不及回头,眼睛从背光的人群中找到那一块光亮的缝隙,耳朵认不出音响里的舞曲。



那是暴雨中忽然露面的太阳,即使还被稀薄的云雾掩盖着也让人觉得开阔,仿佛一下子得了希望。每一个人都知道,黄志雄跳得大不如他们利落,但他挺起胸膛,用那双临时借来的旧鞋踏出轻快的鼓点,每一个人便都看见生命的姿态。



约莫过了一分半,黄志雄软下来,见所有人都屏息盯着他,垂着头脸上红了又红。在那一分半里,那些被战场掩埋的过去,竟被节奏细细地抖筛出来——他的高中生活,操场上的阳光,法国刚刚入冬时贴在鼻子上的冷空气,还有兵役时为数不多的几个愉快夜晚。篝火赋予空气诗的包容,赋予人油画似脸,不同肤色的人做了战友勾着肩胡乱地歌。他借着酒劲,脱了上衣去秀小时候兴趣班里学来的一些弗拉明戈,火的温度在肌肉上摸,军靴把地上的沙子踢得到处都是,后来他们喝干了酒,后来他们弹坏吉他。




好些人拥上来,像当年的战友那般拢黄志雄的肩。他只觉得恍惚,下意识地抿着嘴笑,抬头便看见明楼捧着一小束花,就站在排练室的玻璃门外面。



评论(6)
热度(13)
©阿雄超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