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Humble Feast

*《大海》的校园au, 一个支线





“你不是在嘉兴…”



看到宿舍门口的黄志雄,明楼足有半分钟说不出话。他正是截稿修罗,终日门窗紧闭用稿纸铺地毯拿书叠堡垒,抽烟抽出个仙境来而不知凡间风雨。他最漂亮的孩子浑身湿透,扒拉开失语的助教轻车熟路地坐到床边的椅子上抚匀呼吸,不知是因为跑了步还是雨天太冷,他喘得厉害,气管里像涂了冰再叫火烧燎。明楼回过神,把满廊的风挡到门外,一边算着还在嘉兴参加活动的黄志雄是怎么跑到自己床边的,一边倒热水,找毛巾,路过厨房的时候还顺便用微波炉叮上两个肉包子。



直到隔着干毛巾感受到明楼手掌的热度,黄志雄才回过神。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明楼的问题,在嘉兴发生了什么?什么也没发生。只有他一个人突然醍醐灌顶,塞了个理由就跳上大巴,然后披了一夜暴雨冲进明楼的宿舍,弄湿他的书。



“……把你的书弄湿了。”



“这么一点水,没关系的。” 明楼还想不出原因,只觉得黄志雄此刻格外地乖,耷拉着脑袋,任自己把他收拾得体面一些。直觉告诉他,乖是乖张的开始,黄志雄匆忙夜奔,必定带了某种火焰。



他去把包子拿出来,微波炉开关两响在深夜格外突兀,黄志雄惊得几乎跳起来,从明楼手里抢过碗吃得龇牙咧嘴,转个身的功夫包子就没了。待明楼又把晚上剩的半碗泡饭热了端给他,就看见黄志雄捧着空碗窝在椅子和床的夹脚里,对上他疑惑的眼神就难为情地笑。



“我暖暖手…”




包子没了,碗还是热的。明楼用更暖的一碗泡饭换走黄志雄手里的空碗,他的孩子却在喝了一口之后开始发呆。





黄志雄尝到一种温度,在烫嘴和温凉之间卡得刚刚好,只要不赶快喝了就会立马冷却。那种推赶他回来的着急又在胸腔抓挠,他喝了汤放下碗,站起来,把自己扣进明楼怀中。







评论(6)
热度(11)
©阿雄超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