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号

[明楼/黄志雄] 自恋狂

Warning : 略AU,非常不严肃,写着玩,看着玩






明楼钻石王老五的头衔快保不住了。 
不开玩笑。 
 
 
名媛们梦寐以求的男人跟她们梦里的越来越不一样,如果那时候有微博他应该会刷刷地掉粉。刷刷地。 
 
 
而广大男同胞不再视他为公敌,表面吐槽心里则非常感谢顺便再哈哈哈一下,明楼你也有今天哦哈哈哈。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嘛。 
他最近真的好婆妈哦,又多了个规矩,酒桌上不谈公事。 

 
说上个月某天,明长官推杯换盏后成功醉酒,众目睽睽下大谈和平谈到一半,脸色苍白地去卫生间吐了个爽。回来的时候被阿诚搀着,迷迷糊糊地扬言还要再喝他个十瓶八瓶,结果被毫不留情地拖回去。 
啊不过他失态模样好看极了。 
围观全过程的刘先生表示了衷心的嫉妒。 
 
结果第二天饭桌上人就哈哈哈实在对不起了一顿。明大资本家表示酒量不行,阿诚赶紧接一句酒品也不好,明大资本家再这么一瞪,再扮个苦笑脸。诶呀这个国家大事不好乱说滴以后酒桌上可千万别与明某谈公事本人一个字也听不懂只会瞎掰啊哈哈开玩笑开玩笑。 
 
 
好吧。 
大佬说话不能不听呀。 
酒桌上不谈公事了。 
 

但是还没完呐。 
 
 
 

明家大姐憋笑憋得辛苦,板着脸把从某篇小报中缝裁下来的花边新闻拍到她家大公子面前。明楼盯着那大写加粗的"明家大少竟是自恋狂"嘴角勾了个微妙弧度,回头往门外看,败坏自己名声的家伙正窝在沙发上看书。 
 
 
大姐也笑,翘着食指虚点他两下。 

"这也是你教的?" 

"您可冤枉小弟了。他,无师自通。" 
 
 
 

明楼和阿诚三更半夜往家里抬一个缠得跟木乃伊似的人,那血味儿吓得明家大姐险些晕过去,以为心肝宝贝明台出了什么事。 
 
"没事大姐,不是明台。" 
 
"那是谁?好好的往家里抬干什么,明长官诶你连住院费都付不起了吗?" 
 
"我爱人啊。" 
 
"啊?" 
 
"我爱人。"明长官忙着把人往床上抱,阿诚面不改色地翻医药箱,俩人都没注意大姐已经一脸懵逼.jpg了。 
 
 
如果黄日跳醒着他这时候一定会跳起来指着明楼的鼻子大喊你他妈的瞎说啥。 
 
 
折腾完了明楼才扶着自家还没缓过来的大姐坐床边歇着,顺便解释一下他怎么突然学明台玩起闪电脱团。 
 
攥着家姐的手明楼笑得安心,有点儿如释重负地拍拍伤员的脸颊。 
 
"大姐,我初恋真不是汪曼春。" 

他从被包成木乃伊的家伙脖子上摸出个项链儿,粗绳上挂着个金属瓶盖扭成的小挂件儿,粗制滥造形状蛮后现代的,符合八岁明大少的手艺。 
 
"是这小子。我俩都定亲了。" 
 
明大姐表示你胡讲这么一大小伙子跟哪个姑娘不好看上你这家伙。不信不信不信。 
 

 
明楼九岁那年老师组织去村里郊游,车水马龙里长大的明少见到满山葱绿开心得不得了。村里的小孩儿从他身边跑过,皮肤晒得黑,身材精瘦矮小,白白胖胖的明楼站在院子门口跟被阳光染了似的。 
 
黄志雄,当时是黄日跳喂了鸡从后院绕出来,歪头瞧着小天使似的明楼。七岁的的脑子没法处理两个人长得竟然有点像这样大信息量的事,于是直接开口喊,奶声奶气的。 
 
 
"你小子谁吖!" 

后来还要讲么。跳跳同学地头蛇似的领着全班在山里乱跑,自豪地介绍各种新鲜玩法,唬得小少爷们一愣一愣,哇山里好棒哦。他跟明楼闹得最凶,对这个形状奇特的草叶子两人也能笑上五分钟。 

明楼觉得这小子上蹿下跳笑声一串串的得可爱极了,喝光了牛奶后用瓶盖儿和草拧的绳子给他做了个项链。黄日跳蹲在一边看他捣鼓,把草绳子揪断了。 

明楼瞪他。老婆你闹什么哦。 

"你这个不结实。" 
对方很无辜并且不知道就这么有了对象。 
 
 
手工课一直不怎么样的明少涨红了脸,把瓶盖拧的坠子塞到人手心。 
 
 
"那你自己去串个绳子,一直戴着,不,不许丢。" 
 
 
"可是干嘛送我呀。" 
 
 
"你以后得嫁给我。" 
 
 
"啊啥。" 
 
 
"就是以后我来找你,然后我们就一直一直在一起。" 
 
 
黄日跳觉得今天过得很开心啊跟大少爷在一块玩挺好挺好,那一直在一起就更好更好。 他把坠子揣兜里的时候明楼的老师喊他归队,天黑前得回城里。他边跑边挥手,黄日跳反应过来追了一段儿,跑不动了就冲他喊。 
 
 
"你早点来找我吖。" 
 
 

 
而明楼在和林参谋小组碰头的时候,一眼在几个受伤的成员里发现了那个和自己有几分像的面孔。 
 
他蹲过去,拨开血染的衬衫。瓶盖拧的坠子就躺在血里,躺在交错的伤疤上。对方显然失去意识,他还是堪堪将人扶起,在耳边说的话没人听得见。 

 
"我来找你了。" 
 
 
那边阿诚了解完情况,过来帮忙包扎抬人,绷带一下就用了大半卷。明楼站起来,点着地上快被包成木乃伊的黄日跳。 

"对上面说,战死。" 
 
 
 

 
黄日跳身上不少地方动了手术,脸也不例外。拆掉绷带后发现自个儿被整得和床边正削苹果的家伙几乎一模一样,心里槽了一万遍明楼心理变态。 
 
心理变态把苹果往玻璃碗里削成小块儿,用牙咬着对到他唇边,笑得模样坏极了,有点像当年拿树叶挠他脖子的时候。 
 
黄日跳,现在被明楼改成黄志雄了,撑起身来,也用嘴将苹果接了下来。 
 
你找到我了。 
 
 
 
完。 
哦不是还没有,那个自恋狂的事儿吧,那什么。 
 
 
明楼发现自家媳妇是真能喝,喝起来没人比的过。于是凡有酒局,俩人一块去,一个负责饭前的高谈阔论把人骗倒,一个负责酒桌上把人喝倒。反正明大佬说了,酒桌不谈公事,不担心穿帮。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酒后失言,so easy。 

而某年某月某次酒会,照例有各界名媛拥过来,小扇子开合间香水熏人迷醉。黄志雄懒洋洋地听她们把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往明楼头上扣,晃着酒杯仰头一饮而尽,弯眸笑得边上几个千金心脏都不好了。 
 
 
可是他说。 
"我的模样是神按着自己造的。" 
 
 
所有人面面相觑笑得极其尴尬,只有躲在帘子背后的明长官笑得极其幸福。 
 
 




“神也爱他的子民。”

“自恋狂。”

 

哦不过阿诚很痛苦。 
同样的衣服买两套,又是钱啊又是钱。

评论(1)
热度(29)
©3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