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号

万宝路 2

怕是得换个地方了。

刘华盛拳头都挥出去了,才堪堪抓住了这个念头的尾巴。之后只有耳畔过风的声音,他数着拳头大脑空白,贺涵趴在船边上试图往上爬,被深绿色的胶靴又踢下去。他抄过一个水桶往那人头顶上扣了,再一脚踹进船舱。

他指骨攥的发白,上面有不属于他的血。脚下的船身晃晃悠悠的突然一沉,他知道贺涵在他身后爬上来了。他没有回头,把一根叉鱼用的钢棍握在手里,掂一掂,头端滴着水,和每个人一样又湿又腥。银灰色的运动外套被风吹得鼓起来又憋下去,藏不住他起伏的胸膛。




人们在后退。

贺涵在他身后,扔掉腿上湿烂的水草。





他知道贺涵不弱,也从来没有这么想,甚至明明是他救了贺涵一命,此时此刻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刘华盛搓搓手,觉得这份不好意思已经到了惭愧的程度。

因为他看见贺涵腹背受敌的样子,颧骨上擦出了血,又被推进水里。停小渔船的地方水不会深,他担心下面的钩子和水草,担心贺涵不会游泳,但这一切都是后来他回想的时候总结出来的,他的记忆在贺涵被推下去之后出现断层,只记得贺涵湿透的刘海贴在脑门上,眼睛睁不开,实在狼狈。

这不应该。



“谢谢。”

“啊?”刘华盛用纱布缠起右手,贺涵坐过来向他道谢在他眼里是那样不理所当然。

“噢,噢。没事。老板可能不会留我们了,你也收拾收拾吧——虽然不是你的错,但是也没办法。”


贺涵看起来不以为意,甚至眉头仍是舒展的,偶尔轻轻皱一下因为颧骨在疼。刘华盛换好了运动鞋抱着包缓劲儿,对他来说贺涵不皱眉头的样子才属于陌生,他觉得有点稀奇。

而贺涵没有离开,也没有自我介绍,只是坐在他边上喝一杯温水,仿佛知道刘华盛认识他,仿佛认识了许久。这让他也觉得有点稀奇,甚至隐隐荣幸,隐隐得意。





他知道这些情绪都来得太早。

评论
热度(7)
©3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