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号

十二点一过,蹦迪的,闹腾的,基本都散了,剩下几个三三两两喝酒的散客。乐队和主唱也撤了,黄志雄关了闪光灯,随手点了一首粤语老歌,留着音响孤零零地唱去地下搬东西。推开门,下楼梯,再推开门,他看见明楼倚在台球桌上,交叉着腿,一手拄着球杆,一手夹着烟往唇间送。

-潮生

评论
热度(1)
©3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