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号

[明楼/黄志雄] 他妈的 4 (完)

Warning:随缘写法,AU,兄弟八点档,假的车
1  2   3



把冬天变成春天。
管他什么天地四季昼夜。



黄志雄感到疼,眼前是大块的颜色肆意铺陈,沙漠的黄,血的暗红,明楼眼角的一点肉粉色。他喝了那么多的酒,总算是喝得看见了明楼,喝得感受到这疼。

他哭了,恶狠狠地咬着明楼的肩,一脚伸出去踢翻边上的画架,画架压下去碰倒了地上的酒瓶子,酒瓶子滚到明楼手边,明楼懒得管。


耳边是对方的歌,明楼被拉扯得难受,重音和余韵间黄志雄为他展开,为他清醒。他收下了所有的细碎的叫骂,供认不讳。他吻过肋侧的伤痕又去寻黄志雄的眼睛,不敢对上。

黄志雄还是同样的求救,明楼紧咬着牙,连连说好。他才明白黄志雄一切收敛再收敛的比喻,稳稳地一步步退下来。拉起手的那一刻支点就是大地,周围虚无的白是清透柔软的天光。




明楼留美的时候黄志雄在法国待了一段时间,做一个小酒吧的安保工作,拳头很硬,时常流泪。他抽烟抽得凶,也无所谓牌子了,泡在酒精里使明楼永远在他三步开外,无需忘记,霸道总裁很养眼,他是哥,理所当然。

他开始看到埋在生活里的意向,空闲的时候借酒吧老板的休息室跟老板娘学画画,朦胧黑雾里透出一点纯色。他的世界,和明楼的眼睛。

明楼抽屉里的证件照他留了一张贴上打火机,有兴致的时候咬着截烟屁股写日记,说想了他几次就算算抽了多少包烟。


老板娘以一种might as well的语气说服了黄志雄把画投到画展去,最后竟真的挂出来,只是在个不起眼的角落。而他闲逛一圈抽了宣传册来看,主办方上有明楼的名字。他揉了揉拳头。


Ming Lou


天罗地网。
是生活的不仁还是怜悯,暗示还是调戏。黄志雄捏着宣传册像捏着机票,后来真的就捏着机票。拇指抚过那串字母,他回到明楼的范围之内。

他的画开始在圈子内得到认可和赏识,明楼帮了他多少被刻意忽略。居民楼被他漆得像个仓库,地上的酒瓶多到成了艺术品。他用着明楼给的手机,拒绝联系。事实上也没有多少拒绝的机会,明楼越来越忙,回信干净简洁,偶尔有些亲人之间的怠慢或直接。



“神经病。”

明楼疯了,莫名其妙地分享给他一首歌。

可只是看到歌名黄志雄就红了眼。他不知道明楼要干什么,在想什么,是哪一种不是哪一种。


后来,明楼的车在红灯下了。






============================

有一千个拒绝彼此的理由,却先用来拒绝了自己。

他妈的,写完了。
脑洞宣泄一时爽,但还是想要评论 :D

儿童节快乐吧。

评论(10)
热度(22)
©3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