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明楼/黄志雄] 他妈的 3

Warning: 随缘写法,AU,兄弟八点档
1   2   

这是不是太俗套了?

他从没看过现代言情小说,背地里和明楼一同嘲弄那些七字书名。老爷子去国外出差,两人席地而坐各拿一听啤酒,第一次都有些晕,觉得不好喝反而吞得豪迈。

他指着明楼,霸道总裁你别跑。

明楼笑得往后仰,毫不客气地抬腿踹他,语调都有些飘。

家有骄弟初长成。


所以,这是不是太过俗套了? 黄志雄想着,歪倒在酒吧的红皮沙发下,头发染了全白的姑娘笑得后仰,十分好心地伸手拉他,他依偎上掌心,舔了舔,迎来嗔怪的一个耳光。

桌上的烟还是万宝路。他相当不满,抓起来往门外砸,砸在推开包厢的明楼鼻梁。

“回去了。”

他攀着他哥的胳膊,像坠崖时握紧岩壁的草蔓。他没有骨头,没有面孔,在明楼怀里笑个不停,“有意思。”

高音后是无限坠落,怎么没有料到?不如说是抱着侥幸,现在如此纯属活该,咎由自取。黄志雄在最平凡的一个下午喜欢上了明楼,多么有意义的该死的一天,他不记得日期。


明老爷子甚至明楼都以为他不过没能逃过叛逆期的必然,在所有人都学会拼搏的时候,他成了放任自流的例外。于是他哥开始接触老爷子的文件,他从门缝里看明楼翻阅满桌的A4纸,比对,记录,查字典。关上门想象以后明楼工作的模样,西装革履,金丝眼镜,霸道总裁。

这就不怪他做了小言的事,越是喜欢,越往反方向跑。脚下一起走的路横过来成了秤杆,他越往后跑明楼站得越高,他越仰慕,越往后跑。

他依然觉得啤酒难喝,淡如白水不够他看见明楼。他坚决不抽万宝路的烟,那不够他忘记明楼。逃亡的路却是绕着明楼转圈,绕出暴雨来也绝不看一眼他的风眼乐园。他拿明楼的围棋不会下,一粒一粒放着黑白子精心布局,最后框住自己。

他本来就不是他的弟弟,他的黄不是明楼母亲的姓。
醉得不行的一次他拉着明楼的裤管哑声哀求,怎么劝都站不起来。

“哥。明楼。”
“你退一步好不好。救救我。“


老爷子将明楼送去美国的时候黄志雄一并消失了,大学里,新的环境,没有人知道明楼有个弟弟。

明楼意识到这点空白,也常思考,觉得自己也快忘了。
黄志雄生日的最后十分钟,他在收拾行李,而黄志雄的眼睛像润了水的大理石,手里紧紧捏着自己的机票坐在床的一角。

“明楼,你退一步好不好。”
“救救我。”

那是怎样的目光如炬。他挥不去,但凡思考这个问题,又或开放的女孩子支着头趴在他桌前。 
他挥不去黄志雄的眼。






搞什么。
怎么就错了这么多年?
这曲调太过俗套,这个小说他妈的一点也不好。







你低头不说一句
你朝着灰色走去
你住进混沌深海
你开始无望等待
......

评论
热度(14)
©阿雄超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