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明楼/黄志雄] 他妈的 2

Warning:随缘写法,AU,兄弟八点档
1


他选了另一个初中,离家路程相同,只是在明楼的反方向。老爷子没说什么,两个学校旗鼓相当,他只要求黄志雄把奖状拿回来,尽快。

于是他特地趁明楼去补习班的时候把那堆满书的房间勘查了一番,明楼都读什么,柜子里的奖杯都是什么---明楼数学好,他要加把劲,明楼围棋第一,他一无所知,索性做体力运动去跑田径。


老爷子会满意。谁又敢忤逆他? 明楼不敢,母亲不敢,所以他也不敢。



初二插班不算明智,他要么垫底,要么做后起之秀。明老爷子总是笑容可亲,明楼的书柜里奖杯闪出光来,黄志雄选了后者。

而他就真的都优秀了。日日与明楼同时出门,方向相反,同时到家,成绩相同。近朱者赤是真的,他钻破头的狠劲也是真的。


考入同一所高中同一个班的那天黄志雄光明正大地做了明楼的弟弟,全新的环境里没人怀疑他俩的出身。只知道是对兄弟,戴眼镜的是哥哥,黄是母亲的姓吗? 谁管呢。明楼笑得春风细雨,他笑得烈日炎炎。老师也觉有趣,破格把他们放作同桌,正巧班里差两位女同学。一切都刚好,在老天与他的努力下。他们终于并肩。



然而是喜剧的开端还是反讽的伏笔,他怎能看明。他们什么都一道,从成绩到桃花不相上下,老爷子的左右手分别搭上他俩的肩,路却越走越远。


黄志雄从器材室出来,撩着T恤下摆擦汗,露出一截子青春隐约能看见些腹肌了。夏天越来越早,抬头明楼还规规矩矩穿着校服外套,抿着嘴抛了瓶冰水给他。


“小弟谢过大哥。”他做个怪腔单手接住,又拉着领口去抹脖子上的汗。


明楼笑他像在唱戏,拍了下肩膀响声清脆。

“我是哥,这理所当然。”



他听到某个琴键按下高音。
不刺耳,是清脆明快的,像星像船,像浪尖顶上那滴水。

好听吗? 他告诉自己,这太他妈难听。


尚未来得及考虑整个乐章,那时的黄志雄只朦胧地意识到激动与危险。

下个音是什么?

评论(4)
热度(16)
©阿雄超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