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shbin

静夜在前,英雄在后

巴黎后退,舞曲浪费。


明楼承认他灵魂里有一小部分瑟缩在底层,不愿承认归期将至。他系好鞋带,擦得铮亮的皮鞋踩下去,将最后一寸自私的愿望碾进地底。


原田熊二死的时候他正变出最后一支玫瑰,微笑着递交出去,让见过的乐园在满目天真的女孩手里安详结尾。而阿诚披了一身冷气回来,手里拎着轻巧的皮箱。紧张和沉痛抵消了弟弟平安任务成功的那一呼,他将围巾套上脖子,手中除去自己这张底牌,自此一无所有。


乌云太沉,易水太冷,乱世中太多忍痛割爱。他有经验,面着满目疮痍,只能尽量对花瓣失去感觉。


让安稳随玫瑰枯萎,或被遗失丢弃。

就到此为止,让一切开始。


去哪里都好,只是,不要去...

向晚意不适

胸中如堵,明楼鱼渴水似的张着嘴呼吸,论文在电脑屏幕上黑下去,离下班还有一会儿。


十月到底不是开空调的月份,办公室里的空气凉得像地上铺着的大理石。好在是有了独立的办公室,没人,他便不必端着,双手捂着茶叶杯靠在椅背上轻轻晃悠,脑子里也跑些胡思乱想——还是退休吧,反正这个时代什么都快,早个一二十年也不稀奇。


这天冻得。


前两天他从阶梯教室出来就觉得不太对劲儿,晚上没回家,搪塞了大姐窝到教工宿舍里凑合一宿。狡兔三窟也有坏处,宿舍里止疼片备足了量,退烧药是一片也无。摆了毛巾摁在额头,明楼侧脸贴在凉丝丝的手机屏幕上,歪在床上给阿诚去电话,一通再一通都是忙音。他险些急了,又忽然想起人留学在...

时间永远静止在他们重新相遇的时候。

黄志雄低着头,明楼也许因为一路疾走,一时无法露出任何表情。街灯以生日蜡烛被吹灭的速度亮起来,车和人在他们身边流过。

科西嘉开始下小雨。明楼撑开伞,遮出一小片私人空间。黄志雄似乎终于暖和起来了,用颤抖的手捏上他的袖管,另手从风衣内袋掏出一朵皱巴巴的玫瑰。一并被带出来的还有他的小酒壶,在黄志雄与明楼对视那刻落地粉碎。他觉得自己笨拙极了,明楼低下头,用一个吻留住他最后的勇气。



灵感来自于一个突然想到的画面,法国小镇上的艺术雕塑,勾勒人形的铁丝网在街头伫立好多年,锈迹斑斑,风吹日晒雨淋。一个上面挂着破旧的雨伞,另一个上面别着早就谢干净的玫瑰。(画的时候发现别不住改成了随便一个什么藤子的花)

“虽然很久,虽然很难,但这都没有关系。他们带着能给予的所有再次相遇,应该被某一朵云悄悄铭记。”

技术不够滤镜来凑。
摸一个楼跳敦刻尔克AU。

老夫老妻祝大家新年快乐!

“明楼,起床了,溏心蛋逃跑了。”

夜间飞行

明楼/黄志雄,蔺晨/程皓

垃圾幽默预警。


喂,顶唔顺啦。 

咩顶唔顺啫?行吓啦,成日困喺嗰度,蛇都死啦。 

返去先啦。好冻呀。第日再行过啦。 

冻咩啫?黐线。行吓呀。 

————春光乍泄


他们已经想不起夜跑究竟是谁的主意,出门前两人跟着健身视频像模像样地做过拉伸,微妙的酸痛足以让人愉悦————明楼下楼吸了第一口冷空气之后颇有灵魂被净化的感受,不禁对天感叹生命在于运动,说到生命,看看自己呼出的白气迅速消散,又感叹一句,“啊,活着。”


黄志雄已经不止一次吐槽明楼中二病严重程度跟年龄增长成正比,对方大言不惭地为自...

Decadence and nothingness

程皓大学毕业前最后一晚
黄志雄入伍前最后的回头
病房里明楼最后一次心跳
凌远昏厥前最后一针6542

高层间谍组
风筝与蛇
P2六哥

传说

明楼/黄志雄

无视时间线。我觉得本文应该叫《三生三世为你搞卫生》。很长一发完,有番外。

BGM:云图 - 韩庚

--------------------------------------------------------

黄志雄敲门的时候,手里端着咖啡,脚边靠着拖把。他把咖啡轻轻放在明楼手边,为他的健康着想只加了小半包粗糖。老花眼使明楼受不住长时间的阅读,他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越过那道金边看模糊的青年拖地。书房在这时候看起来有些眼熟了,阳光好像还是几十年前的阳光,人似乎也是几十年前的人。

他不得不承认,在卧底的那段黑暗时光里,他曾为了保持面具的新鲜与完整牺牲...

有始不有终 能受百样痛
从没有合约合同 但却跨时空
这滔滔不息的爱 我赠给你用
这一生和下世 有几多全奉送

有着我便有着你 
真爱是永不死

“穿过喜和悲。”

“跨过生和死!”

有着我便有着你 
千个万个世纪
“绝未离弃!”

爱是永恒当所爱是你。

国语版温柔终老,
粤语版至死不渝。

其实是很久以前P的甜图,自己吃的。

A Fine Morning

明楼/黄志雄

warning: 第一次尝试末世题材,尽量摆脱恋爱脑模式。是刀,BE。

是很久之前的脑洞了,曾经发过一章,实在难以继续。

灵感来源+BGM:美若黎明-李建 歌词很重要。

另外两首歌: City of Stars & Don't be afraid - Era Noble


画风如此跳跃。

脑一个 @哈皮皮 太太的«玻璃»

©trashb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