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冬天,阳光,明老师。

“船在哪里?我的眼泪是假的吗。”


黄志雄稍微笑了一下,非常快地。酒瓶子从他手里滚出去,也没有离开多远。

欧罗巴连冬天都是浪漫至死的。1999年12月22日,他与一切无关了。


明楼当然没有问那些。他听到的只是仓库外的风,从高处的小窗口里探下身,一手拉着铁栏,一手合上了他的眼睑。

黄志雄觉得十分清醒,只是周身黑暗。明楼送他的吉他在哪个街角的店里修,红色的屋檐,再接着就想不起。明楼最后一句话说得很短,一遍遍在他耳旁重复,他觉得有些难过,只是又听不懂。明楼做非常疯狂的事,明楼的风衣被逆着国境线的风吹起,呼啦作响,像群鸽在巴黎的广场振翅,白色的零星碎片从凌乱到有序,最后远去了,留下一个明楼...

他在看着谁呢。


数着数着他好像什么都忘了。

还是那一片黑暗,风等了一会儿,也从窗户出去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呼唤你的名字。

明楼在上海的办公室里,把飘进来的叶子夹进日记。那页的一角还留着凌乱的字母,黄志雄初学吉他指法,总也记不住,临时揪来他的本子写。

那也是因为明楼沿着国境线的铁轨同他漫步,在一片无声在他的漫天白色碎片里突然开口。

“你挺适合学音乐的。”





他在黑暗里顺流而下,最后的念头是,
明楼会不会哭啊。


-----
图里的诗«你的名字是漫长的国境线»,感谢推荐
字是故意的,利用手抖星人特权。
P1随便一个车,P2say goodbye,姿势参考太明显了我就不说是哪张了。

“船在哪里?我们的眼泪是假的吗?” 是电影«日出时让悲伤终结»的台词,大概是这样,我也不太记得清。意思不容易讲,推荐大家看电影。

画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P2情书。

(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公  @ 明楼)

Tous Les Matins du Monde

“他忽然发现黄志雄出现在对面的楼道,撑不起一件修士袍几乎溶解到阴影里。阳光在墙上投下奇怪的形状,再凝神,只剩普通的夏末午后。天是蓝的,高空有云飞行,那一刃光很快熄灭了。”

Tous Les Matins du Monde

@潮生

志雄吃火锅
你吃火锅底料
志雄喝咖啡
明教授喝白水

明楼的最后一封信写于世纪末的冬天而一二年十二月黄志雄在科西嘉岛某个废弃工厂里又读了一遍他没钱并在发烧

文字是剑,是箭,是华佗的刀,是你的手。
你是诗人吧,又爱甜腻的草莓酱,又爱许多许多薄荷。
我要把你的诗写在身上,写在每一处渴望被你爱抚的地方。

然后,在没有酒的冬天,我也不需取暖。

[明楼/黄志雄] 他妈的 4 (完)

Warning:随缘写法,AU,兄弟八点档,假的车
1  2   3


把冬天变成春天。
管他什么天地四季昼夜。


黄志雄感到疼,眼前是大块的颜色肆意铺陈,沙漠的黄,血的暗红,明楼眼角的一点肉粉色。他喝了那么多的酒,总算是喝得看见了明楼,喝得感受到这疼。

他哭了,恶狠狠地咬着明楼的肩,一脚伸出去踢翻边上的画架,画架压下去碰倒了地上的酒瓶子,酒瓶子滚到明楼手边,明楼懒得管。


耳边是对方的歌,明楼被拉扯得难受,重音和余韵间黄志雄为他展开,为他清醒。他收下了所有的细碎的叫骂,供认不讳。他吻过肋侧的伤痕又去寻黄志雄的眼睛,不敢对上。

黄志雄...

[明楼/黄志雄] 他妈的 3

Warning: 随缘写法,AU,兄弟八点档
1   2   

这是不是太俗套了?

他从没看过现代言情小说,背地里和明楼一同嘲弄那些七字书名。老爷子去国外出差,两人席地而坐各拿一听啤酒,第一次都有些晕,觉得不好喝反而吞得豪迈。

他指着明楼,霸道总裁你别跑。

明楼笑得往后仰,毫不客气地抬腿踹他,语调都有些飘。

家有骄弟初长成。

所以,这是不是太过俗套了? 黄志雄想着,歪倒在酒吧的红皮沙发下,头发染了全白的姑娘笑得后仰,十分好心地伸手拉他,他依偎上掌心,舔了舔,迎来嗔怪的一个耳光。

桌上的烟还是万宝路。他相当不满,抓...

[明楼/黄志雄] 他妈的 2

Warning:随缘写法,AU,兄弟八点档
1


他选了另一个初中,离家路程相同,只是在明楼的反方向。老爷子没说什么,两个学校旗鼓相当,他只要求黄志雄把奖状拿回来,尽快。

于是他特地趁明楼去补习班的时候把那堆满书的房间勘查了一番,明楼都读什么,柜子里的奖杯都是什么---明楼数学好,他要加把劲,明楼围棋第一,他一无所知,索性做体力运动去跑田径。


老爷子会满意。谁又敢忤逆他? 明楼不敢,母亲不敢,所以他也不敢。


初二插班不算明智,他要么垫底,要么做后起之秀。明老爷子总是笑容可亲,明楼的书柜里奖杯闪出光来,黄志雄选了后者。

而他就真的都优秀了。日日与明楼同时出门,方向...

[明楼/黄志雄] 他妈的 1

Warning: 随缘写法,AU,兄弟八点档

红灯。
黄志雄没再回微信。

当年用QQ的时候明楼还略能从头像饱和度窥测黄志雄那天上地下的心理波动,当然是在他学会怎么隐身之前。而现在他能断定黄志雄没有睡着,只是,仅此而已。


这绝对是最烂的告白方式。


兄弟俩聊天记录加起来不超过十屏,上次交流是月底,黄志雄用红包把借去买颜料的钱还了,明楼回复了一个“ok”手势。半小时前他分享了一首歌,超链接配了清新的插图,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约莫两分钟那边消息过来了,明楼点着PPT上的模块玩效果,将通知划上去,又划下来。备注不是家弟不是黄志雄,在这个不流行只叫名字的年代他很郑重地...

©阿雄超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