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The Red-veined Darter

很久以后两人都习惯了这种荒唐生活,明楼一度认为随着两人年纪增长,他穿越的次数也在减少。

这种安慰在一个频繁被穿越的星期被打破。明楼掉在沙发上的时候头发里还有沙子,这种迅速切换给人的狂躁远大于演讲被打断无数次,他拿起黄志雄的酒一下子就干了一整杯。黄志雄这时候倒还醒着,正拖完了厨房的地,出来顺便给他一杯多加了牛奶的咖啡。

明楼忍着烦躁把杯子放到桌上的时候觉得自己几乎咬牙切齿了,他把脸埋进黄志雄的掌心,扼住手腕不许他走也不许自己离开。再去哪儿也要拖他一起,哪怕破了规矩然后粉碎在无人抵达的断层之间。

是很辛苦。黄志雄想,他腾出手摘去明楼发间一小段枯枝,尽力把思绪维持在现在的事儿上。明楼在难过。他...

The Red-veined Darter

明楼又一次坠落在钢架床上。

他很难做出完整的统计,但目前至少去了快二十个黄志雄曾出现的地方,无数次。这是他最讨厌的地方之一。


可以看出黄志雄在尽最大努力遵循他的话,明楼二十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黄志雄,在那个小村庄后山的木棚里,就着潮湿的地板给他讲了讲卫生的重要。帐篷里很干燥,角落还是那几个空水杯,杯底被钢丝球刷出一团杂乱的圈,没留下一滴水。



黄志雄不在。


明楼看了看表,决定相信它是大概准确的。但这没什么用,太阳焦烤着沙漠,按时用餐的人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他习惯了,很多次他都没能跟黄志雄碰面,甚至有几次撞上了,眼神相对的后一秒他就再次掉落。这很可惜,每一次都很可惜。好不容易...

技术不够滤镜来凑。
摸一个楼跳敦刻尔克AU。

老夫老妻祝大家新年快乐!

“明楼,起床了,溏心蛋逃跑了。”

夜间飞行

明楼/黄志雄,蔺晨/程皓

垃圾幽默预警。


喂,顶唔顺啦。 

咩顶唔顺啫?行吓啦,成日困喺嗰度,蛇都死啦。 

返去先啦。好冻呀。第日再行过啦。 

冻咩啫?黐线。行吓呀。 

————春光乍泄


他们已经想不起夜跑究竟是谁的主意,出门前两人跟着健身视频像模像样地做过拉伸,微妙的酸痛足以让人愉悦————明楼下楼吸了第一口冷空气之后颇有灵魂被净化的感受,不禁对天感叹生命在于运动,说到生命,看看自己呼出的白气迅速消散,又感叹一句,“啊,活着。”


黄志雄已经不止一次吐槽明楼中二病严重程度跟年龄增长成正比,对方大言不惭地为自...

Decadence and nothingness

程皓大学毕业前最后一晚
黄志雄入伍前最后的回头
病房里明楼最后一次心跳
凌远昏厥前最后一针6542

笑爆

保护你是一种玷污,是狂妄自大
如鲠在喉,夜不能梦


他们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
并不是心有灵犀就什么都不用说

也许是分别太久
贺涵开始想起他们上学时候的事
他们曾是彼此暴雨中的桅杆
是彼此的cheese cake与床
他考虑了很久
给明楼发了两条微信
一条关于工作
另一条关于结婚

Letters 明楼与一郎

精分练习写骚话。没想好剧情,不定期更。
来往信件节选。AU,时间线什么的一郎身世什么的都不存在,我只是想写点骚话。

“给您写信时,我常常都忘了语法,原谅我这笨拙的字迹!希望您也能知晓,在这愚笨的语句背后,也有您所描述的,那样华丽,沉痛,又赤裸裸的想念。我想不出别的话了,没有什么比这句更重要(请您一定要明白,此处借用他人所言并非是因为我的懒惰): 珍重珍重,还吻你万千。”

“我的孩子,其实你大可省去括号内的话。我并非图书馆也不是圣贤,未必会发现这不出自你口---你是聪明灵巧的,常常说出些美妙的句子(它们只是被你忽略了)。明目张胆地誊用他人的情书是极不浪漫的。不过,我感受到了,请你放心。下周二我...

假的教程

传说

明楼/黄志雄

无视时间线。我觉得本文应该叫《三生三世为你搞卫生》。很长一发完,有番外。

BGM:云图 - 韩庚

--------------------------------------------------------

黄志雄敲门的时候,手里端着咖啡,脚边靠着拖把。他把咖啡轻轻放在明楼手边,为他的健康着想只加了小半包粗糖。老花眼使明楼受不住长时间的阅读,他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越过那道金边看模糊的青年拖地。书房在这时候看起来有些眼熟了,阳光好像还是几十年前的阳光,人似乎也是几十年前的人。

他不得不承认,在卧底的那段黑暗时光里,他曾为了保持面具的新鲜与完整牺牲...

有始不有终 能受百样痛
从没有合约合同 但却跨时空
这滔滔不息的爱 我赠给你用
这一生和下世 有几多全奉送

有着我便有着你 
真爱是永不死

“穿过喜和悲。”

“跨过生和死!”

有着我便有着你 
千个万个世纪
“绝未离弃!”

爱是永恒当所爱是你。

国语版温柔终老,
粤语版至死不渝。

其实是很久以前P的甜图,自己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