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告诉我哪里最最安全


     为我是如此一无所有


  纵使站在无中生有的花园


     若你是世界唯一至宝


你的骑士还有什么可以进献



“可是我为你种了一园子花..”

I want to hide the truth
I want to shelter you

荒草丛生的冬季

我的心跳还很温柔
你该表扬我说今天很听话

再死之前 他不会再伤心不再动拳头

时间永远静止在他们重新相遇的时候。

黄志雄低着头,明楼也许因为一路疾走,一时无法露出任何表情。街灯以生日蜡烛被吹灭的速度亮起来,车和人在他们身边流过。

科西嘉开始下小雨。明楼撑开伞,遮出一小片私人空间。黄志雄似乎终于暖和起来了,用颤抖的手捏上他的袖管,另手从风衣内袋掏出一朵皱巴巴的玫瑰。一并被带出来的还有他的小酒壶,在黄志雄与明楼对视那刻落地粉碎。他觉得自己笨拙极了,明楼低下头,用一个吻留住他最后的勇气。



灵感来自于一个突然想到的画面,法国小镇上的艺术雕塑,勾勒人形的铁丝网在街头伫立好多年,锈迹斑斑,风吹日晒雨淋。一个上面挂着破旧的雨伞,另一个上面别着早就谢干净的玫瑰。(画的时候发现别不住改成了随便一个什么藤子的花)

“虽然很久,虽然很难,但这都没有关系。他们带着能给予的所有再次相遇,应该被某一朵云悄悄铭记。”

瞎说的

行了今天刚开机我已经因为名字和这个不晓得准不准的人设把白志勇跟黄志雄拉一块儿了。记个脑洞,等猴年马月开播了的时候,谁知道我还活着没。

在被淡忘的那一刻,我们将永远死去。
只要你活着,哪怕只是活在我的记忆里,大江流过,无需回头。

白志勇把手机屏上的司机介绍翻了无数遍,他是来旅游的,出于某种下意识的考虑他还是选择了这个至少有个华人姓的司机,尽管为此他要在人群的嘈杂里多待个十分钟。身边的旅游团等到了他们的大巴,一群中年人扯着嗓子商量座位安排,导游晃了晃旗子,把喇叭音量调高一度。

因为太热太吵,他后来已经记不起黄志雄是怎么被堵在一堆计程车里慢慢开到他跟前,而他又是如何惊讶地一眼就把他认出来,even...

技术不够滤镜来凑。
摸一个楼跳敦刻尔克AU。

©阿雄超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