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在哪天遇到你,哪天就是我的生日。

加菲猫
我的童年好伙伴

我当然不会告诉你灵感来自哪里

考完了
回来放一些期间解压涂的东西

歌词来自 基督山伯爵里的 I will be there
等有空弄电脑了添链接吧

剧情大概是
年轻的时候两人在一次事故中离散
你明成了商界大佬  你黄在香港搬砖
掘地三尺都要找到你

这是最后一PO
真的

大海

明楼/黄志雄

大学AU,涉及原剧剧情。欧欧西。
感谢 @-川絮 和潮生太太的建议
结尾已修改

BGM:Целуй меня- mtmrfz
-------------------------------------------------------

“大姐,我晚上不回去了。”

“毕业散伙,跟朋友喝点。”

“唉,弟弟也不是那么不合群。是黄志雄。”

“知道了。您早点休息。”

明楼挂了电话,特意走到电梯口的垃圾桶去摁烟。某种程度上他很羡慕黄志雄,但他总有许多顾虑,太多顾虑。

他没有办法把烟头的火星捏在拇指与食指指尖,顶着烫把那点红色搓成乌黑的碎屑。他也没法把...

有钱怎么了?!

记脑洞。名岂刀子著?发糖。
黄志雄/许光明,明楼/贺涵。
垃圾电视剧预告体。
----------------

他,聪明过人,却是每个人眼中的"好好先生"。在经历了两段感情和含冤入狱后,如何回归平凡安稳的生活?

他,英勇无畏,却被战争和酒精毁得体无完肤。在流浪颠簸多年之后,他将如何让阳光照进"我的后半生"?

他,天之骄子,是万人眼中的“霸道总裁”。是什么让他放软身段? 沉淀之后东山再起,谁才是他人生的伯乐子期?

他,充满神秘,是无尽深海中能从容自得的真正霸主。年遇不惑却头一次为爱情头疼,是谁成了他心中的玫瑰?

一座小城,两对爱人,四段曲折的人生在此交...

忘了我,明楼。忘记我的名字。一切即使发生过,也什么都没有留下。我只是,三十七号病人。

注意安全。
来生?来生也莫再相会。

谢谢。

给太太疯狂打call,收到这封信幸福极了。这封信正着看,是淌下来的血液凝固,眼泪干涸。倒过来看却是一万重山一万重水,是明楼一意孤行的漂洋过海,是黄志雄每写一个字的心悸,是他临终时想起明楼,最后一份激动的心电图。

黄志雄的话很少。

“你走吧。没什么好说的了。”

哈皮皮:

【信】20 明楼与37号病人等来往信

此信为@37号 点梗
啊这对...情感太深沉有点窒息
跳跳的一切都让我不那么好受
不过也希望你能喜欢
谨此赠予@37号 
此为组信

(三十七号病人致明先生信)

明先生:

先生!
请不要再来看我。你不懂。就这样吧。

希望你好。


马赛 三月

(明楼致护士小姐信)

护士小姐:

您好!
恕我冒昧,贵院二楼三十七号患者之半年的住院费及其他花费随此信予你;劳烦代为上缴,三十七号患者一切花销与事务,请写信告知,地址为来信地址即可。紧急状态请联系贵院副院长克劳狄先生,他会知道如何处理。
十分感谢,愿天佑诸位。

明楼
于上海 三月

(明楼致三十七号病人信)

雄:
见字如面。
若不想写信,就不必写了;安心睡觉按点吃饭即可;一切安排妥当。
一切请与我见面后再议。
你也不要再写了。
请等我。


于上海 四月

(明楼致三十七号病人信)

志雄:
今天怎么样。
我请假了。过几日就赴马赛;你收拾一下,我带你去看看海。不然我们去一趟巴黎,住在我以前住的地方,我陪你喝点。再不喜欢,你想去哪里?
会好起来的。
等我。不写了,我要上班了。


于上海

(明楼致三十七号病人信)

雄:
你在哪?我电话给克劳狄先生,他说你跑出去了?可你的东西都还在。我现在应该在航程的中段,还有一周才能到达,信还是要寄出去;希望你见到以後能好好留在院里,不要让我找不到你。

你要一切都好


于码头

(明楼致三十七号病人信)

志雄:

我要走了。

如此,我只能走了。说起你我的过往;我是快乐的,是幸福的;可为什么偏偏要做出这样的舍弃呢?我仿佛不知道你是怎么了。

可我又好像知道一点。

此信我不知道我到底要写什么,可我知道这有可能是最后一信了。这次回上海,我将投入到革命事业当中,像你一样,我不忘一个军人的职责。敌后和前线的斗争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不能向你保证任何事情。

你说我不懂你,我希望我能懂你;相信我在未来可能会懂你吧。我对你的感情,终将走到现在,那就是一种坚持吧。有什么悲哀比无奈更悲哀呢?

那天我去看你。昏暗的房间你没开灯躺在床上,你眼睛直直盯着天花板射灯,你就那么一直盯着,连我进门走到你面前你也想睡着一样却睁开眼睛直直盯着。我不敢打扰你,我坐了很久。你流泪了。我就这么看着你安安静静地,你枕头湿透了。呼吸平稳,神情没有一点痛苦,你就像睡了一般地醒着。这,太让我痛苦了。

一整晚你都不与我说一句话,我们看着天亮,你对我说那句让我走。我打开窗帘,日光照到你挂在眼角晶莹剔透的泪珠上。我不知道你怎么了,可能我很快要知道,毕竟我与你,是要永生无论生死也是一体的。

未来希望你不要放弃

一切要好 再求重生吧

明楼
於马赛

(三十七号病人致明楼先生信)

楼:
再会。

这是我认认真真给你写信。我写这封信不是要告诉你我要去死或者什么。你放心去吧。我不知道此时我能说什么,一些往事,或是以後可能还有机会说出来吧。

我在这里只能唯一跟你说的只有谢谢了;曾经是快乐的。我最近仿佛真是应了一句话,最大的悲剧,是没有坏人的。

晚安

三十七号


让这口烟跳升 我身躯下沉
曾多么想多么想贴近

脑洞要完。

原剧情截图在P2。

歌好听就剪了。四十五分钟弄完非常粗糙非常短..多多包涵。不知道起什么名字,所以用了不完整的省略号。

BGM:птичий бит - пожалуйста, не сегодня

歌词大意:别走,别在今天。

就这句话。也许是最近云音乐推的独立音乐人太多了,战场那一段我是故意的。(选这几句也是故意的。)后来我想了想,大意是他的生命从头至尾都在求救。听不懂的我们,听不懂的他自己,顺流而下。

闭上眼,别再受苦。

酒是好的,画的时候非常伤心
画完之后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海澜之家,男人的衣柜

(冬季阔型大衣男黄志雄同款显瘦保暖男友大衣均码限量)

“船在哪里?我的眼泪是假的吗。”


黄志雄稍微笑了一下,非常快地。酒瓶子从他手里滚出去,也没有离开多远。

欧罗巴连冬天都是浪漫至死的。1999年12月22日,他与一切无关了。


明楼当然没有问那些。他听到的只是仓库外的风,从高处的小窗口里探下身,一手拉着铁栏,一手合上了他的眼睑。

黄志雄觉得十分清醒,只是周身黑暗。明楼送他的吉他在哪个街角的店里修,红色的屋檐,再接着就想不起。明楼最后一句话说得很短,一遍遍在他耳旁重复,他觉得有些难过,只是又听不懂。明楼做非常疯狂的事,明楼的风衣被逆着国境线的风吹起,呼啦作响,像群鸽在巴黎的广场振翅,白色的零星碎片从凌乱到有序,最后远去了,留下一个明楼...

他在看着谁呢。


数着数着他好像什么都忘了。

还是那一片黑暗,风等了一会儿,也从窗户出去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呼唤你的名字。

明楼在上海的办公室里,把飘进来的叶子夹进日记。那页的一角还留着凌乱的字母,黄志雄初学吉他指法,总也记不住,临时揪来他的本子写。

那也是因为明楼沿着国境线的铁轨同他漫步,在一片无声在他的漫天白色碎片里突然开口。

“你挺适合学音乐的。”





他在黑暗里顺流而下,最后的念头是,
明楼会不会哭啊。


-----
图里的诗«你的名字是漫长的国境线»,感谢推荐
字是故意的,利用手抖星人特权。
P1随便一个车,P2say goodbye,姿势参考太明显了我就不说是哪张了。

“船在哪里?我们的眼泪是假的吗?” 是电影«日出时让悲伤终结»的台词,大概是这样,我也不太记得清。意思不容易讲,推荐大家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