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超市

无岛港

后台吵得很,这只是一个小型的演出,而且正式呈现在下下周。郭志绕过电子琴和几张围成圈的板凳,手里提着一袋可乐和一小叠传单。他一直走到最里面都没有看见焦阳,倒是碰上好几个高中同学,大家分到不同的系竟然一直都没打能打个照面。一群人咧着嘴喊郭志会长,还拉着新生跟他打招呼。郭志也不应,把手里文学社的传单往出派。



“退休了,退休了。”




焦阳从半层楼高的架子上跳下来,手里还拿着卷尺和小笔记本儿,他腾出手从塑料袋里抽了一瓶可乐,用牙咬着拧开了,一仰头就下去半瓶。



“胆子肥了你,要送饭送水的叫别人不行。骗我来这里搞宣传。”



把笔夹到耳朵上,焦阳从郭志手里把传单抽过去点数。“头儿我哪敢。真的能行。好几个新来的都很有兴趣——”电吉他的声音像一支箭拐着弯就绕过墙壁传进来,郭志觉得大事不好,焦阳已经扭头在笑。“那边那个也是。”




他跑过去。



咖啡穿了短款的红色皮夹克和高腰牛仔裤,领子竖得高高的,挡着半边的脸。



由于巡唱和汇演,你眼光只接触我侧面。郭志想说妈的我连侧面都看不到,但咖啡在弹琴的时候随着节奏变换重心,肩膀小幅度地起伏,他就选择扭过头去。


“你没跟我说他也在这儿。”



“没敢。你都要疯了。”





他想起那次跟焦阳坦白自己这两天的跟踪奇遇,他发表了长篇大论并说咖啡抽烟的样子已经不能用“塞克西”来形容,必须要说“性感”。


“我每次企图为他的健康着想叫他戒烟的时候,都察觉到自己的虚伪。”


“Hold on, 头儿。到底是飞机还是麻雀,你说的天上有地上无的。”


他报了名字,便有女孩子们发出幸福甜腻的惊呼:“no no no no no......”


“......哦哦哦哦哦。” 焦阳面无表情滴掐了手机就溜了。郭志认为他把铃声设置成gee就是最大的寂寞,决定不与计较。



非常闪亮的他,非常大吃一惊的我。帅气的眼神,很香的气味。爱情果然普世,他可以用普希金的诗来表达自己的求而不得,也可以在商业歌曲的歌词里找到共鸣。



咖啡练完了,躲在后台角落吹风扇。他看了看表,不愿意在这里多待,吵嚷使他烦躁,跟音乐有关都不行。焦阳一个箭步过去,赶在荔枝前面把文学社的传单拍进咖啡手里。郭志站在人群后面。


迎上咖啡目光的时候他几乎是忍着心跳稍微地笑了一下,然后晃晃手里的可乐无声地问好。




“嗨。”








评论(1)
热度(1)
©阿雄超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