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号

万宝路3

卷帘门制造出夜里唯一的声响,黄志雄蹲在地上落锁,刘华盛站在里屋门口透过桌面和凳子腿的条条框框看他,头一次觉得黄志雄像深色的一小团抹布,可怜兮兮的。


他因为见过黄志雄打架的样子,印象里只有高大威猛雷厉风行这样的字眼,颓废不过是打火机的盖子将他盖住了,真点着了,风都吹不灭。“老黄”过得不好,心里不舒坦,这他知道,就是从没想过自己会对他做出这样的评价。



他也同样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要跟黄志雄将就着住。





从贺涵的房子里搬出来的时候他是那么毅然决然,绷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把包裹套在行李箱拉杆上,从城郊的别墅沿着贺涵带着他开车经过无数次的路线走了快三公里。喝光了背包里的水汗还在往下流,他觉得自己还有劲儿,可怎么也走不动了。于是刘华盛就这么在路边靠着行李箱蹲下,抿着流进嘴里的一滴滴咸。


他在桌上留下了道别的字条,那也是揉烂了数张最后挑出的再见二字。本来想着给贺老板再做上一桌子菜,拉开冰箱冷柜看着那些鱼才想起人家比自己做得还好吃,还高级——刘华盛开始怀疑贺涵在吃了他那盘黄瓜炒鸡蛋之后露出的微笑究竟是喜爱还是嘲讽,又或者,只是对厨师的礼貌。


歇了大约十分钟,他站起来开始拦车。已经出了别墅区,路上的车多了起来,他伸着手,盯着鞋尖沾到的污渍,终是没有去擦。


真的叫他拦到一辆,司机觉得目的地远抬高了价格,刘华盛闭上眼往车窗上靠了,没有反驳。人生也许就是一次又一次地化悲痛为力量,他很庆幸自己不至于彻底迷茫,明楼给他管的那家店有的是地方给他打地铺,凑合几晚再找房子也不迟。找不到也罢,睡店里就当看门。



引擎声哄人入睡,刘华盛体会到安全带绷护胸口的安全感。他不由得想去感谢贺涵,没有他明楼也不会给他一家店,他没有那样的才华,也没有那样的机遇。他现在赖以生存的退路,正是来源于推开他的贺涵,又或者,不知道明楼是不是早就看透这个结局,才委婉地施以援手。他察觉到自己绕进了迷宫,无论想什么都走进讽刺的死胡同,这也许就是他的笨拙,是贺涵对他说出“不谈恋爱”的原因。


无所谓了。





在看见黄志雄把所有凳子往桌上翻的时候刘华盛有些懵,意识到自己睡桌子的计划已经破灭。黄志雄对他居然还留在店里也有些意外,锁好门之后站起来挠挠头,你你我我地嗫嚅着斟酌了一会儿,用手势告诉刘华盛在里屋门外等等。


“不要睡地板。” 把前室友床上的杂物移开,摆了抹布擦干净床板,黄志雄找出换洗的床单给黄志雄铺好。刘华盛把行李箱推进床下,给手机连上充电线,弯腰忙了半天终于能回过身冲黄志雄露出一个笑。

“谢谢。”

“没事......隔壁屋还有电脑。”



刘华盛没应,盘着腿在床上坐了一会儿,起身出去了。







“再见。”


贺涵有些意外,刘华盛的离去看起来特别干脆。新公司的运作方式过于落后让他在办公室就发了一天的脾气,包里仍有几分文件等着他去点灯熬油。此时此刻他只能分出一声叹息的精力为刘华盛的离开而伤感,随之而来的愧疚和孤独被刻意压制刻意麻木,他放下包给自己接了一杯冰水。


冰水,黑咖啡,黑咖啡,一杯杯看起来不近人情的东西。贺涵在第三杯咖啡也见底的时候才勉强斩断工作上的乱麻,关电脑前习惯性地点进刘华盛的博客,发现他就在几分钟前更新了一首许多人都熟悉,他们俩也格外熟悉的歌。刘华盛曾在厨房里,浴室里,他的枕旁或轻哼或高唱这首明明在唱离别后,却无数次强调离别前“有你有我有情”的歌。





他捂上脸,甚至没有点开的勇气。那些被压抑多时的愧疚,孤独和爱情,就在这个时候滚滚而来。



评论(1)
热度(8)
©37号 | Powered by LOFTER